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苏军女狙击手——一个德军狙击手的记忆
栏目:往事轶闻  2013-02-21 13:14  
  站在那些尸体旁边,内心无法平静。站在那些尸体旁边,内心无法平静。血淋淋的骨头和肉替代了她们的面容和特征,我们都觉得极其厌恶和羞愧,尽管大家都知道我们别无选择,如果我们事先知道面对的是这些女性,这很可能会干扰我们与之对阵的决心。

    1944年4月2日,苏军的装甲部队突破防线包围了我们的第三山地师。

 

  我们的兵力和武器装备都不充足,原本就极少的医疗设施在临时阵地遭受重压下也逐渐减少。我们团行动开始时还有300人,现在有168人阵亡或负伤,而且我们团被切断了,现在,生存是个大问题。在这种极不稳定的状况下,团长洛尔希上校自行作出了决定,全团立即突围。

 

  中午时刻,当后备营走到巴卡洛夫西北处时,遭遇了茂密树林中射来的异常精准的袭击。几分钟内,已经有十一名士兵被步枪子弹击毙,不是射中头部就是射中胸部。有两名连长抬起身子试图用望远镜观察一下情况,结果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脑袋被开花弹打了个进口小出口大的喇叭口。从被击中的士兵数量上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个营遇到了一个敌军的狙击连!这种事情我们过去听说过一些传闻,但从未遭遇过,我们遇到的都是单独行动的狙击手。后备营缺乏火炮或迫击炮,顿时陷于无助的状态。面前的这一小片针叶林成了后备营无法逾越的难关,子弹不断地从里面射出来。一名传令兵被派去团部报告情况并寻求帮助,后备营希望能得到一些重武器,这样就可以摧毁那片小树林以及树林里的那些家伙,但团里已经也没有什么重武器可用了。

 

  这时,洛尔希上校想到了我,他写了一份书面命令交给传令兵,让他到第144团的第2营指挥部找我,命令我去同敌军的一整个狙击连交手。三个小时候,我赶到了那片残桓断壁处的“阵地”,他们向我简短地介绍了遭遇到的情况。

 

苏军女狙击手——一个德军狙击手的记忆

 

  那片小树林的边缘距离这片废墟大约有300米。鉴于这片树林的深度,我觉得我应该靠近些以引诱苏军狙击手开枪,从而暴露他们的位置。这就需要一个假人做诱惑物。我做了五个手持手榴弹的假人,里面用草填满,每个假人头上还戴了一顶钢盔。然后又用一根烧焦的棍子做笔,画出了假人的鼻子、嘴巴和眼睛。我从背包里取出一把雨伞的骨架,把手已经去掉,在雨伞骨架的辐条上缠满稻草和细树枝,只留下一个小孔以作观察用。

 

  在这片残桓断壁右侧100米处,有一浅浅的洼地被灌木丛围挡着,那是个理想的观察地,我可以在不被敌人发现的情况下悄悄地爬过去。我和战友们商量好,用手势发出信号告诉他们把这个或那个假人小心地举高到这片废墟的墙壁上面。20分钟后,我到达了自己的位置,设置好我的雨伞隐蔽物,这一切我做得很小心,所以一切运动以及这片地区场景的轻微变化,都是难以察觉的。

 

  现在,我可以用望远镜悄悄地观察那片树林了。从敌人射出的一发子弹来分析,证明他们对我军阵地有着极好的视野,这就说明他们所处的位置较高,很可能在树顶上。对我来说不可能这么做,但是,狙击高手也有可能犯下这种严重的错误,从树上射击,缺乏足够的掩护和逃跑的退路。

 

  我打了一个事前商量好的手势,戴着钢盔的假人小心翼翼地露了头。一阵弹雨从苏军阵地飞出。我看得很清楚,一些树枝在枪口冲击力的作用下,出现了不正常的晃动。这就说明敌军狙击手确实是在树顶上开的枪,另外,五个假人同时受到攻击,这就告诉我敌军的狙击手确实是不错的射手,但他们缺乏基本的实战技巧。我的担心减退了,原本以为自己要面对一大群难以对付的高手呢。

 

苏军女狙击手——一个德军狙击手的记忆

 

  我马上又爬回到那片废墟中,与一名高级军士讨论了一下形势,他现在接替两名阵亡的连长负责这几个连的指挥工作。我们在阵地上设置了五挺MG机枪,安排好良好的射界以及足够的保护,旁边不远处再安排一名步枪手准备举那个假人。我再一次用望远镜仔细观察那片林地,在我的命令下,一名步枪手小心地举起了手里的假人。如果它能引来敌军的射击,那么我就能确定这一枪到底是从哪个位置打来的。然后MG机枪将朝着树木那里大致的方向开火,以此来掩盖我的狙击枪声。最重要的是,一定不能让俄国人知道,这里来了个专门对付他们的狙击手。

 

  战术较量开始了。假人被举高,它立刻得到了三发子弹,就像是度身定做一般。我看见了树木间的活动,举枪瞄准,等待着MG机枪开火,然后,我扣动了扳机。苏军狙击手一个接一个地从树上落下,死了。我迅速地换了处阵地,新的一轮较量又开始了。不到一小时内,我估计打死了八名敌人,而我们这里只有假人中弹。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距树林里打出的最后一枪已经有一个小时了。也是那名高级军士决定对树林进行强攻,由两挺MG机枪以及我担任掩护。他们进入了树林,没有遭到抵抗,却惊讶地注意到地上的尸体,然后他们发了疯一样地打着手势,让我们赶紧过来看看。小心翼翼地,并带着一丝不快,我们穿过开阔地进入了树林。

 

苏军女狙击手——一个德军狙击手的记忆

被击毙的女狙击手

 

  一名年轻的姑娘,可能不到20岁,子弹击中了她的胃部,步枪就压在她的身下。一名士兵把这具毫无生气的身体翻转过去才把步枪收缴了。她的右手放在军装内,捂着胸部巨大的伤口。当那名士兵弯腰时,她拽出了一把卡列夫手枪,鲜血泊泊地流淌着,她用嘴型表达着:“打倒法西斯!”随即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扣动了扳机。那名士兵赶紧往旁边一闪身,子弹贴着他的裤子飞过。就在他往旁边闪的同时,手中的MP-40也响了,一串子弹射进了她的身体,结束了她勇敢地职业。

 

  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前线与苏军女狙击手交手。我们站在那些尸体旁边,内心无法平静,血淋淋的骨头和肉替代了她们的面容和特征,我们都觉得极其厌恶和羞愧,尽管大家都知道我们别无选择,如果我们事先知道面对的是这些女性,这很可能会干扰我们与之对阵的决心。

《狙击手—— 一名德军狙击手在东线的生死瞬间》

出版社:军事谊文出版社 作者:[德]阿尔布雷希特·瓦克尔 译者:西风 ISBN:9787801509703
版次:1 装帧:平装 页数:228页 定价:¥48.00元 出版日期:2012-01-01



内容简介: 随着斯大林格勒战役的结束,希特勒的军队开始了为期两年的向西撤退。这场旷日持久的战役成为德军士兵面临困境的永久标记。战场上的士兵所遭受的磨难、每天面对恶劣的气候和敌军所作的苦苦挣扎、极度的恐惧与担心,这一切对于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来说,要想用语言来准确描述,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所尝试的,仅仅是努力记述那些士兵的经历和情感。从德军狙击手的自身角度看,他们因为出色的军事技能而得到其他人的钦佩和尊重;他们往往身处敌后,依靠自己的专业技能独立作战。如果一个狙击手能够幸运地存活下来,他们依靠的只有自己的狙击技术……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