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1941年:蒋经国在赣南
栏目:往事轶闻  2013-07-10 13:48  
    蒋经国在控诉室接待告状者。
蒋经国在控诉室接待告状者。
  

    蒋经国从苏联回来了。民国政府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主持赣政,他向蒋先生建议,请经国到南昌去。 


    到南昌以后,第一份职位等待着蒋经国的,是保安处副处长。中国政治的惯例,所谓“副”者,就可以做事,可以不做事,你要做事也可以。他是要做事的,而且他刚刚从那个年轻的社会主义国家回来,眼前官僚主义的社会,使他样样看不惯。而熊式辉的政风可说是最官僚主义的,南昌的乌烟瘴气,更使他看不惯。


    派给这位副处长的第一件实际任务,是到临川去训练新兵,这就是他回国后的第一件工作,第一个干部单元。他对于训练新兵,说起来也是平平无奇。他自己在苏联曾经过了极艰困的生活,因此,能与士兵同甘苦。

 

1941年:蒋经国在赣南

 
    他的身体,本来结实,在莫斯科所受的军事训练,耐饥耐寒,吃苦肯做,能挑担,能驾车,从赛跑到喝酒,都出人头地,他笔下很不错,舌尖更利害,处处显出光辉来;对于青年,有着强烈的吸引力。有一回,他喝醉了酒,居然独自驾汽车,从南昌直开溪口,并不曾出乱子。

 
    这一来,熊式辉不能不刮目相看了!他懂得这位公子,不甘雌伏的;他(熊)替他(经国)下了一着闲棋,请他(经国)去担任赣南的行政专员。那是他(熊)替自己打算,也就是替这位公子找到了政治资本。这是他(熊)的聪明处,用一句成语来说,正是一箭双雕。


    原来,赣南那十一个县,虽说是属于江西的建置;可是南昌的政令,一直不曾到过赣南。赣南的实权,一向属于广东的军人,那时期便是余汉谋的世界。因为在余的眼中,大庾的钨矿,乃是他们的维他命。实际的政权,却落在地方豪绅的手中。当时赣州有一位大绅士,叫刘甲第,北京大学预科毕业了,便回家乡来做赣南的土皇帝。(这一类土皇帝,赣南各地都有。)他念过一些旧书,懂得哼几句诗词,写得一手好字,就在天高皇帝远的天地中,为所欲为。他的四姨太上街的时候,后面就跟着四个马弁,挂着四枝木壳枪,威风懔懔,要不是他点了头,谁又敢到赣南做行政官呢?因此,赣南就变成了江西的化外之地。1938年的赣南行政专员是刘某,他被地方团队的军官,用手枪指着胸口,要他乖乖听话的。


    经国上任那一天,接收了那么一所破房子(从前南赣道的公署),连一枝笔都没有,只有一方破砚台。

 

1941年:蒋经国在赣南


    赣州人似乎忘记了这位年青的专员是从苏俄长大的,最普通的传说,几乎传遍了中外,说这位专员有一晚,亲自挑了一担馄饨,半夜设计端着馄饨送上某家楼上,才破了一场赌局,把一些体面人捉了起来的。


    说得活灵活现,听得津津有味,可是,捕风捉影,并无其事。赣州只有螺丝壳那么大,专员的脸,谁不认得?再化装也没有用的。他手下有那么多的警察,还有一小小规模的特务机关,什么案破不了?还要他亲自察访,那才笑话。


    他跟商鞅一样,在几件小事建立他的政治信用,一开头就要禁赌、禁烟、禁娼,禁得都很彻底。打牌本来消遣消遣,到处都很风行。他说要禁就要禁,雷厉风行,简直没有还价。第一个吃了鞭子,是一位盐务处长的太太,她就被判在中正公园的阵亡将士碑前跪了三天,轰动了全城男女,挤着要看;接着还罚了做六个月的苦力,拔草扫街等等。第二个受罚的,是专署一位科长的太太,也跪了三天,做了半年苦力。

 
    其他,谁碰了,谁就倒霉。他就杀只鸡,吓吓那些中央机关人员及自己的部属。有一晚,某国家银行的主管人,在内室打牌,门口就有武装的守卫,第二天,专员就公开宣布:替赌家守卫的士兵,知情不报,一律枪毙。大家知道他是说得出做得出的,赌风果然立时肃清。连那些滚地龙,也只好在宁都玩个痛快,进入赣州境,就小心翼翼,不敢违法了。

 
    给他枪毙的老烟鬼,是一家富户的独养子,判处死刑,便执行枪决,吓得一些道友都纷纷迁地为良,不敢再在赣州等死了。还有一位给他判死刑的年轻人LXX,九江人,专员的年青干部,就因为到一家广益百货公司,借查仇货为名,贪污了六百元。据报侦查得实,依贪污罪处死刑。其人妻子,到处求情设法,依然无效。有一天早晨,“太子”因公赴大庾,便下令执行,不让任何人再有说情的机会;等到他公毕归赣,L某已经陈尸刑场了。

 

1941年:蒋经国在赣南

蒋经国和妻儿在赣南

 
    “政者正也,上率以正,孰敢不正?”这么几回一做,赣南政风,立刻转变过来了。熊式辉治江西十年,还是乌烟瘴气,什么事都办不通。这位专员,倒在半年中树立了规模,挂出新赣南的招牌来。那时候的专员,就是没有官僚作风,敢作敢为,谁都刮目相看!

 
    到了1941年春天,新赣南的声名,已经遍及全世界了。

《蒋经国论》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作者:曹聚仁 ISBN:9787010077703
版次:1 装帧:平装 页数:206页 定价:¥38.00元 出版日期:2009-4-1

作者简介: 曹聚仁(1900-1972),字挺岫,浙江浦江人(出生地蒋畈村现划属兰溪)。中国现代作家、学者、记者。浙江第一师范学校毕业。1921年到上海教书,后任上海大学、暨南大学、复旦大学等校教授,并从事写作,以散文创作立足文坛。30年代初主编《涛声》、《芒种》等刊物。

内容简介: 父亲的《蒋经国论》先有上海版(1948年),那可能是中国第一部论述经国先生的著作。五十年代后父亲移居香港,不几年又把《蒋经国论》几乎重写了一遍,才有台北政要争着去“太子道”而避开“皇后道”的譬喻。父亲写沪版和港版时,处境有很大的不同,心情和用意或也有异,但已是四五十年前的事情了,论者和被论者都早已作古。 这不是一部传记。只是作者将他不同时期对蒋经国的评述集成的一个集子。l997年我们将两版合为一册,首次在台湾出版,这样,反而可更清楚地让读者知道曹聚仁心中的蒋经国是什么样子的。这次,又是首次以简体字版与内地读者见面。 六十年前抗日战争烽火初起,父亲从书斋走上战场,当起中央社的战地特派员,主要游走在长江以南的第三战区,才有机会到赣南与蒋经国先生相识、相知。后来更在赣州安下了家,为经国先生主办《正气日报》。在经国先生那里,父亲是客卿身份。经国先生可能视他为友为师,却从来未把他当作自己的下属。母亲邓珂云七十多岁去世前,还记得那年春节,经国先生让勤务兵挑着一担年货,随他大年初一清早踏雪上门拜年,一进门他就抱起才牙牙学语的曹雷。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