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古都伤逝与文化觉醒

  推荐人:王军(新华社高级记者,《城记》作者)  2013-06-21 14:50  

  ——推荐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古都五书”

  读罢“古都五书”,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王贵祥教授的那番话语令我难以释怀,这位学贯中西的建筑史家在《古都洛阳》一书中,将唐代女皇武则天的纪功柱与罗马皇帝图拉真的纪功柱作了比较——前者为巨大的铜柱,号称“天枢”,在武则天死后不久即被唐明皇下令销毁;后者为石造,至今仍屹立在那儿,展示着古罗马的辉煌。王贵祥写道,“从这一件小小的事情,或也可以看出古代中国人在对待其前辈的创造物上,远不如罗马人那样充满了仰慕和虔敬的心情。”

 

  今年7月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古都五书”,还包括王南博士之作《古都北京》、李路珂博士之作《古都开封与杭州》、贺从容博士之作《古都西安》、段智钧博士之作《古都南京》。这五部著作,通过讲述中国古代都城营造的杰出成就,将数千年文明史铺陈开来,蔚为大观。但五书所述之六都,今天尚存全盛时代之街巷市井被我们真实触摸者,只余北京。

 

  但凡记史,笔力所至,不但要有起有伏,还要有始有终。“古都五书”所记古都之终,与其曾经标志的文明高度形成剧烈反差,犹如巍巍里程碑轰然倾覆,尘埃滚滚,触目惊心。

 

  “西汉末年战乱,长安损毁几近废墟,东汉改在洛阳建都。”贺从容博士写道,“东汉末年(190年)董卓焚毁洛阳宫室,迁都长安,修葺宫殿居住。五年后又经战乱,新修葺的宫殿又被破坏殆尽。”

 

  十六国时期,长安历经恢复发展,到后秦时又成为宫殿壮丽、财宝盈积的北方雄都。418年,夏国赫连勃勃攻陷长安,晋雍州刺史朱龄石焚宫室东逃,长安近百年的建设再次化为灰烬。择新址而建的隋唐长安城方圆84平方公里,是中世纪人类建造的最大都城,903年竟被朱温的军队付之一炬。

 

  段智钧博士讲述的南京故事还包括明故宫之殇——明代朱棣迁都北京之后,南京明故宫仍存旧制但“任其颓敝”。清初,明故宫被改建为八旗驻防城,遭到一定的破坏,康熙帝南巡时,所见明故宫已是“宫墙断缺迷青琐,野水湾环剩玉河”。太平天国时期,明故宫又被拆毁,变成一片废墟。

 

  宋代在一个比唐代小的疆域内创造出高于唐代的经济水平,在文化与科学方面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它在都城建设方面的成就被《清明上河图》准确记录。李路珂博士感叹:“11世纪的开封人用‘曾观大海难为水,除去梁园总是村’来形容他们引以为傲的开封,令我们想起德国思想家本雅明曾用‘19世纪的首都’来形容巴黎。那么今天,用‘11世纪的首都’来形容开封,可能并不为过。”

 

  而这个“11世纪的首都”的结局是:被金兵攻陷之后,宋徽宗参领建造的划时代皇家园林——艮岳,其园中建筑花木经官府允许,被百姓拆去当柴火;在金代末年的战争中,艮岳之山石被取来当“炮弹”;华丽的宫室在北宋覆亡之后,毁于一场大火。

 

  王贵祥教授在《古都洛阳》一书中,以严谨的考证、深厚的建筑学功底,复原了武则天的惊世工程——高86.436米的明堂。然而明堂建成仅20余年,就被唐玄宗下诏拆改,终在安史之乱“俱见焚烧”。

 

  “在隋唐洛阳宫城正殿位置上,在短短一百多年中,先后建造了中国历史上最为宏伟、也最为奇特的几座国家级的大型殿堂或殿阁建筑,造就了中国建筑史上一段大起大落的悲壮建造史”。

 

  王贵祥如此感伤:“北宋灭亡以后的洛阳,随着战争的反复,屡遭劫掠与蹂躏,到了明清时代,就渐渐萎缩成为一座面积不过如隋唐时期四坊之地的地方性的小城了。其可叹也,亦可悲也!”

 

  古都北京已是一脉单传,它是中国古代都城建设的最后结晶。在所谓“现代化”的冰冷铁器之下,其命运何如?行笔至此,我的心中回荡起王南博士的话语:“尽管古都北京已经遭受了难以挽回的严重破坏,但我们应当坚持不懈地对其留存的历史文化遗产进行整体保护”,“本书的写作则完全出于古都北京的整体美——这种难以言喻的美正在一天天丧失——通过本书的写作为重塑北京的整体美尽一份微薄之力是笔者最大的心愿!”

 

  是的,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像他们那样,去尽自己的那一份“微薄之力”,为了我们的祖先,为了我们的后代,为了人类的文明,更是为了未被泯灭的良心。

我来说两句注册一个读家账号  或者直接登录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