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跨世纪的经典科普工程——《院士科普书系》

  推荐人:清华大学出版社 宋成斌  2013-07-10 09:45  

  

    时势不仅造就人,而且造就出版!当我们完成《院士科普书系》的出版8年后,回顾那段历史,我们这些出版人还真的深有体会。


    这个项目始于1998年春,路甬祥院长从建设国家创新体系的高度,提出在知识经济时代科普工作是知识传播的重要环节,科学家要以极大的热情投身科普事业。深思于此,科学时报社提出了编辑出版一套计划规模为100本的《院士科普书系》的创意,并与暨南大学出版社和清华大学出版社商定了具体编辑出版方案。那个时候,这样的创意和决心并不时尚,也不被人看好,但的确是国家发展所需要的“基础建设”。


    1998年6月,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大会上,《院士科普书系》编委会正式成立,由此汇集了中国科技界几乎所有的顶级人物。由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担任编委会主任。周光召、宋键、朱光亚担任名誉主任。“两院”各学部的主任均为编委会委员。


    编委会办公室会同出版社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拟出150个“提议书目”,在1998年6月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上向全体1000多名院士发出题为《请科学家为21世纪写科普书》的“约稿信”,得到了很多院士们的响应。在此后的半年多时间里,有176位院士同编委会办公室和出版社签订了175本书的写作出版协议,开始了《院士科普书系》的艰辛创作过程。


    2000年6月4日,第一批25本《院士科普书系》正式出版。其后,经过多年的努力,到2004年底,共有106位院士完成了100本科普书的创作和出版。仅此漫长的创作过程就可以瞥见其任务的艰辛。

 

    该项目于1999年列入国家“十五”重点图书,项目完成后,整体申报并荣获了2005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院士科普书系》是“两院”立项组织的唯一一个跨世纪的科普创作出版工程。它在科普出版史上实现了三个“第一”:


    一是在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动员超过100位科学家(院士)各自撰写科普著作。


    二是《院士科普书系》的100本书的内容,几乎涵盖了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的各个学科领域,是我国科普出版史上第一套具有百科知识性质的高级科普丛书。


    三是第一次由当时的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同志为这套书撰写了序言。


    《院士科普书系》的创作和出版发行,具有三大特点:


    1、创新性突出,原创居多;有57本为原创作品(42本为编著作品),形式丰富,在写作手法、语言运用上百花齐放。


    2、社会效益显著,重视科学思想。作品大多是院士们对自己多年研究成果的科普性解答和科学思想的描述,这有助于改变我国历来的科普重知识轻科学思想传播的倾向。


    3、示范作用明显。由院士带头创作科普作品,被媒体广泛称为“大科学家写小人书”,在科技界和教育界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和示范带动作用。


    为了写出比较好的科普作品,院士们的确是花了很多的心思。


    如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的《对称与不对称》,首先在开篇中就回答了当年毛泽东向他提出的问题:“为什么对称是重要的?”


    再如张景中院士的《计算机怎样解几何题》,引起了江泽民同志的阅读兴趣,还亲自打电话到张景中院士家里,讨论解几何题的问题;并在澳门访问期间将书中的一道题出给澳门濠江中学的学生。


    不少院士还超越了专业的局限,在表现形式和创作手法上都有所创新、有所突破。如:


    地质学家张宗祜院士的《九曲黄河万里沙》,以古朴、苍劲的文字叙说地质学俯视千古、解析洪荒的黄土高原的故事,书末以严峻的事实向黄河儿女敲响了警钟:母亲河和普罗米修斯一样,正在遭受空前的劫难。这是一本有着丰厚  科学内涵和深沉人文思考的、优美的长篇散文作品。


    钦俊德院士的《动物的运动》和裘维藩院士的《菌物世界漫游》,不仅文字格调清新,图片丰富,给人以美的享受,而且内容的叙述大都以细致的观察为主线,教人观察和分析事物的方法。


    为了中华民族的下一代,这些院士不仅有兴趣多花心思,而且更多的是担起了社会的责任。例如,叶笃正院士在评奖答辩会上曾有过如下的一番话。


    叶老说,我们这次写科普的确不易,对我们来说科普就是一个我们自己逐步改进的过程。美国当年为了赶超苏联的太空技术,当时的美国从总统到国会,再到教育家、科学家都认识到必须“促进科学更广泛地传播和理解”而且应该  深入美国的青少年和中小学当中。像那样的“普及科学对我们的下一代有深刻影响的事情,我们不做,谁来做?现在不做,什么时候做?这本书写完后,我们将以此为基础继续努力!”叶笃正院士的这番话似乎就是这套书系出版价值的最好的注释。


    弹指一挥间,十几年过去了,当初的那套《院士科普书系》和现在市场上充斥的花花绿绿的普及读物相比,愈发显得朴素,不再像当初那么诱人与迷人,但它渗透的精神仍然具有传承和引领的价值,而且日久弥新。


    (写于2012-8-31)

我来说两句注册一个读家账号  或者直接登录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