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绕道而行”的故事
栏目:经济职场  2013-07-29 11:40  
  

  在我最落魄的日子里

  1992年,是我生命中最落魄的一年。

 

  这一年的夏天,现实又一次告诉我,我根本就不适合从事我已经从事了多年的职业:会计。

 

  辞退我的那家外贸企业的财务经理对我的评价是:第一,对文字很敏感,对数字却一点也不敏感;第二,形象思维能力很强,但缺乏抽象思维能力和推理能力;第三,非常没有耐心;第四,非常粗心。

 

  经理的评价一点也不错。我对数字的确不敏感,那10个阿拉伯数字常常让我头痛不已。我经常写错数字,计算出现错误更是家常便饭。我善于形象思维,尤其善于虚构故事,只要一坐下来,脑子里就浮想联翩,如同放电影一样精彩,然而,一涉及到理性推理,就如同走进了死胡同。我也确实没有耐心,很难坐下来重复从事那些雷同的做凭证、记帐簿的工作。如果逼我坐着,我可能在开始十几分钟里能够认认真真工作,字也写得工工整整,可十几分钟以后,我心中就一定会烦躁起来,字越写越乱,写到后面连我自己也可能认不出是写的什么了。说我粗心也没错,我经常记错账目,不是记错账本,就是记串账户,张冠李戴时有发生。我的这些特性,常常害得我通宵加班,为的是查找工作中的错误。

 

  提着简单的行囊,灰溜溜地走出那家外贸企业的大门时,我在心中粗略计算了一下,计算的结果告诉我:我已经在会计岗位上失业五次了。

 

  可不做会计工作,我又能做什么呢?我大学时学的就是会计专业——高考时没报这专业,是被招生办调配的,可谓是被迫学会计。大学毕业五年来,我一直从事的也是会计工作。其他职业所需要的知识,我一点也不懂,相关的实践经验更是一点也没有。

 

  ——我只能从事会计工作,我只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从进入大学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我得在这条路上走一辈子,通过这条路来实现人生价值——

 

  我一再这样对自己说。

 

  我开始重新找工作。

 

  我很快找到了,在另一家外资企业做会计。但只做了十五天,我又被辞退了。之后,我又进了一家小型商业公司,还是做会计工作,这回做到两个月时,我满以为自己不会再被辞退了,可就在我这么想的第二天,我接到了离职通知书……那段炎热的日子,我就这么找工作,失业;再找工作,再失业,搞得自己都记不清翻过多少企业名录了。

 

  有一天,万分沮丧地游荡在一条街道上时,我碰到了一位姓赵的编辑。赵编辑在一家大报工作,五十多岁了,他曾经编发过我的一些散文。

 

  “还在写文章吗?”他问我。

 

  我苦笑了一下,对他说,我现在肚子都填不饱,哪还能写文章。

 

  赵编辑是一个热心人,也正是他这份热心改变了我的命运。他见我神情很糟糕,便拉我进了他的办公室,说要和我谈心。

 

  人在困境中,总是容易感动,尤其是在被人关心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我一感动,就把自己多年来工作上的不顺心不如意通通说了出来。

 

  “成功的路不是一条直线,”听我说完,赵编辑说。

 

  见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赵编辑把一只大茶杯放在办公桌的中央,然后拿出一只笔,在桌面上画起线来,从离杯子大约五十厘米的地方向杯子画,画到杯子边时他停了下来,抬头问我:

 

  “如果这只杯子是一座大山,你沿着我画的线来到山脚下,你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

 

  “想办法翻过这座山。”我说。

 

  “如果没有路呢?”

 

  “想办法开凿一条路啊。”

 

  “这是一座孤零零的山,左边和右边都是路,你为什么不考虑绕道而行呢?我几天前收到一篇稿子,标题就叫做《绕道而行》,我准备在我们报上连载,你看看吧,它对你绝对有帮助。”

 

  赵编辑说完,拿出一份稿子放在我面前。

 

  “慢慢看,我出去一下。”

 

  我本来没有心思看,因为急着找工作。但又不好说不看,于是,硬着头皮往下读,没想到,一读竟舍不得放下了,因为它确实是一个绝妙的故事。

 

  三个小家伙

  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片丘陵,丘陵里生活着一只小蚂蚁、一只小猴子和一个小矮人。

 

  小蚂蚁的个头在蚂蚁中也不算小,和我们平常所见的比较大的那种蚂蚁差不多。小猴子的个头就远没有我们平常所见的猴子个头大了,他的个头只有蚂蚁三倍那么大,不仔细瞧你很难注意到他的存在。小矮人也小得可怜,个头和小猴子差不多。

 

  但小矮人的智慧和思维能力丝毫也不比正常人差,他经常凭借着智慧戏弄小猴子和小蚂蚁,并且经常在食物分配上占便宜。当然,小猴子的智慧又高于小蚂蚁,当小矮人不在时,他就戏弄小蚂蚁,在食物分配上欺负小蚂蚁。

 

  三个小家伙都没有能力自己种植粮食,他们只有每天外出寻找现成的食物。

 

  每天一早,三个小家伙就从他们的住地出发,前往一个别的生灵说有食物的地方去寻找食物。

 

  每一次,都是小蚂蚁走最前面,小猴子走最后,小矮人走中间。这是小矮人的安排,他知道走前面和后面,都比不上中间安全。他的理由是:他是小矮人,是三个中智慧最高的,是中坚力量,他不能去冒险,一旦他牺牲了,小蚂蚁和小猴子就没有依靠了。当然,小蚂蚁根本不知道走在前面最危险;小猴子是知道的,但不敢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后,一怕小矮人教训他,二怕万一小蚂蚁不肯走前面了,他小猴子就得走到前面去———到那时,他连走后面的机会都没有了,毕竟后面比前面又稍微安全一些啊。

 

  “你们两个都欺负我,我不和你们共同寻找食物了,”有一天早上,小蚂蚁大声说,“我宣布独立。”

 

  “不用你宣布,”小矮人说,“你们两个弱智家伙,总是靠我的智慧生存,我早就不想和你们一起干了,若不是碍于兄弟情份,我早就提出来了!!”

 

  小蚂蚁没再说什么,独自走开了。

 

  小猴子不想离开,他已经习惯了三个一起干,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分开,而且,在三个中间,他也不是最吃亏的。

 

  “你呆在这里干吗?快滚得远远的,蠢笨的猴子!”小矮人吼道,并抬腿踢在小猴子红红的屁股上,小猴子痛得大叫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一边去了。但他并没有走远,因为他知道他离得开小蚂蚁但离不开小矮人。

 

  从此,三个小家伙开始了独自寻找食物的生活。

 

  小蚂蚁的生活习惯和作息时间同以前一样,没有一点改变。他每天一早就起来,洗漱完毕后做早操,做完操就出去寻找食物。

 

  小矮人的生活习惯和作息时间却改了很多。以前,三个在一起,要讲究团队精神,而且得注意他作为小矮人的表率形象,他每天都是第一个起床。但是现在,他不按时起床了,总是睡到太阳老高了才起来,早操当然免了,即使洗漱也很草率,有时干脆就不洗漱。

 

  “一个人的日子真好,自由自在的,想怎么就怎么!”他经常这么念叨,这是他的真实感受。

 

  小猴子的生活习惯也没有怎么改变,他每天差不多和小蚂蚁同时起床,小蚂蚁洗漱他也去洗漱,小蚂蚁做操他也去做操。只是在洗漱和做操时,他总离得远远的,以表示没有和小蚂蚁在一起。但他的作息时间改变了,他对小蚂蚁没有信心,对自己也没有信心,所以他不敢跟着小蚂蚁出去寻食物,更不敢独自出去。他总是远远地等小矮人起来。小矮人出发时,他也出发。他远远地跟在小矮人后面,不敢走得太近,一是为了表示不是和小矮人在一起,二是怕小矮人打他。

 

  离开小矮人似乎一点也没有影响小蚂蚁的生活。他每天都有收获,过得滋滋润润的,而且还有多余的食物,他把多余的食物储存起来。小矮人也能维持生活,但没有储存。如果遇上天气恶劣的日子,或者某一天他不想出去,那一天他就得挨饿。

 

  “只要饿不死就行,何必活得那么累呢?”小矮人常常这么对自己说,挨饿一两天,他从来不在意。

 

  小猴子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他总是远远地跟在小矮人后面寻找食物,如果不是小矮人粗心没有发现,或者小矮人嫌那食物太差不想要的话,他小猴子就什么也寻不到。有时候,他几天几夜没有东西吃。小矮人从来不怜悯他,倒是小蚂蚁有时候见他饿得可怜而送他一点食物。

 

  “猴子智商低,挨饿是应该的,至于蚂蚁嘛,运气好而已。”小矮人总是这样发表意见。

 

  随着日子的推移,丘陵地带的动物越来越多,这片土地上的食物越来越不够吃了。

 

  三个小家伙寻找食物的路途也一天比一天遥远。

 

  不幸的是,还出现了天灾:连续两年大旱。大旱时期里,食物更是少得可怜,三个小家伙有时得跋涉好几十公里,才能找到填饱肚皮的东西。

 

  那是大旱第二年的五月份,饥饿光顾得最频繁的时日。

 

  三个小家伙都饿了三天了。

 

  第三天深夜,有消息传来,说他们驻地东边五十公里的地方,有着大量的食物。这个消息太及时也太让人激动了,不管它是真是假,都值得去一趟。

 

  天还没有亮,小蚂蚁就起来了,他太激动了,根本就睡不着。

 

  小猴子紧跟着也起来了。

 

  “我们叫醒小矮人吧,大家毕竟兄弟一场,有好机会不能忘了他。”小蚂蚁见小矮人还睡得很沉,就对小猴子说。

 

  “我不敢叫醒他。”小猴子说。

 

  小蚂蚁也不敢。

 

  两个小东西冥思苦想……他们的智力的确太有限了,直想到太阳出来,才想到弄点响声来吵醒小矮人。

 

  于是,两个小家伙大声地唱起歌来。

 

  小矮人被吵醒了,他很不情愿地睁开双眼,当知道是小蚂蚁和小猴子唱歌吵醒他的时候,他非常愤怒,把他们两个痛骂了一顿。

 

  “昨晚传来的消息你记得吗?”待小矮人骂累了,小蚂蚁小心地问。

 

  小矮人想了想,想起来了,他说:“我怎么会忘记呢?我的智商这么高,我的记忆力这么好。”

 

  “很多动物都去了,去迟了就没有食物了,我们赶快出发吧——你别误会,我的意思不是我们一起去找食物,而是我们都到出发的时间了。”小蚂蚁说。

 

  “你们先走,我比你们聪明,我有办法比你们先赶到那里。”小矮人说。

  听他这么说,小蚂蚁就动身出发了。

 

  小猴子却急了,他想跟着小蚂蚁走,可又不敢,回头看小矮人,小矮人却一副磨磨蹭蹭的样子。

 

  小猴子等呀等,到小蚂蚁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上时,小矮人都还没有出发的意思。最后,小猴子实在不敢再等了,他怕再等下去,食物就真的没有了。于是,他对自己说:“我还是自己走吧,不然就得饿死了。”

 

  小猴子也出发了,一步三回头地看小矮人的动静。

 

  小蚂蚁心地十分善良,他走了一阵子,心里就不安起来了。他知道小矮人已经懒得无法形容了,他担心小矮人在他走后又回头睡懒觉,而小猴子又不敢叫醒小矮人;小矮人不出门,小猴子也不敢出门,那样的话,三个中就有两个找不到食物,即使他能找到,也够不了三个吃啊。

 

  想来想去,小蚂蚁决定原地停下来,等等看小矮人和小猴子是否会来。

 

  等啊等啊,就是不见小矮人和小猴子的身影。小蚂蚁想回去叫他们,可他又怕小矮人以为他不敢一个人出发而嘲笑他,那样,不仅说服不了小矮人,还会耽误自己的时间。

 

  就在小蚂蚁不知如何是好时,小猴子远远地出现了。只见小猴子走走停停,不时回过头去张望。小蚂蚁正想问他张望什么时,他发现小矮人也远远地走在小猴子后面。小矮人头发乱乱的,没精打采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没有洗漱。

 

  既然他们来了,小蚂蚁也就不等了,他继续向前走。小矮人却在后面哈哈大笑:“我说的没错吧,弱智的小蚂蚁,我是最聪明的,我比你晚出发多久啊,我还不是赶上你了嘛?”

 

  小蚂蚁什么也没有说,他知道说也没有用。

 

  一线天峡谷

  到达有很多食物的地方,需要穿越两座山跨越一条河。

 

  他们来到了第一座山前。

 

  穿过这座山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条是从山中央被称作“一线天”的峡谷穿过去,第二条是从山的右端或者左端绕过去。很显然,第一条是最近的。他们以前走过第一条,算是熟路了,第二条却从来没有走过,只是听说而已,因此那条路在山的右端还是左端都搞不清楚。

 

  小蚂蚁第一个进入峡谷。正走着,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身子好象无端地晃了一下,接着又晃了一下。

 

  怎么回事呢?他问自己,该不是地震了吧?

 

  “你们感觉到地震了吗?”他回过头,大声地问还远远落在后面的两个家伙。

 

  “地震?哪有啊?你不是饿得头晕了吧?”小猴子反问道。

 

  小猴子一跳一跳行走,有时还蹦到树上去,他感受不到地震是可能的。

 

  “小蚂蚁,我是最聪明的,我都没有感觉到,怎么会地震呢?真是弱智!”小矮人嘲笑起来。

 

  小蚂蚁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即使不是地震,也可能是山体滑坡之类。他开始迟疑着是否继续前进。

 

  在他迟疑之际,小猴子和小矮人赶上了他。

 

  这一迟疑,倒救了他一命,因为就在片刻之后,一阵震耳欲聋的隆隆声从天而降,伴随着滚滚烟尘,只见一个圆球形的巨石从山顶上滚下来,正好卡在峡谷中央,挡住了去路。

 

  三个小家伙吓得老半天回不过神儿。

 

  还是小矮人最先开口,尽管他也是吓得浑身冒冷汗,却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块石头而已嘛,这有什么可怕的?”

 

  “是……是没什么可怕的,可是,我们,怎么过去呢?”小猴子结结巴巴地说,因为惊吓,他说话抖得很厉害。

 

  小蚂蚁就根本说不出话来了。

 

  “唉,真是蠢笨的猴子啊,这还不简单吗?翻过去啊,看我的!”小矮人说着,退后三步,然后猛地向前冲去,冲到巨石前时,一跃而起上了巨石。

 

  然而,他只在巨石上跨了两步,就啪地一声滑倒了,并一直滑到巨石下面。

 

  他不仅滑倒了,还碰肿了鼻子和额头。

 

  “痛吗?”小蚂蚁关切地问。

 

  小矮人实际上痛得钻心,可他却说:“我会痛吗?我是聪明的小矮人,我知道怎样保护自己,让自己最大限度地减少受伤面积。我怎么会痛呢?”

 

  小矮人说着,硬撑着爬起来,但起来的样子很不自然,因为他的腰跌出问题了。

 

  小蚂蚁走到巨石前,想看看究竟是什么让小矮人站立不稳。这块巨石虽然有一半陷在了地下,但看得出整个儿是个圆球。小蚂蚁用触须触了触巨石,呀,冰凉的巨石表面光滑无比,像是经人专门打磨过,还像涂了蜡一般!

 

  三个中间,小蚂蚁是最会攀援的,他试了试,根本就爬不上巨石。

 

  小猴子也摸了摸,但他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

 

  “怎么办啊?”小猴子问小矮人。

 

  “怎么办?我说你们两个离不开我嘛,”小矮人没好气地说,“安静一点,让我想想,只有我小矮人才能想出办法来,谁让我们人类是地球上最智慧的生灵呢?”

 

  小矮人的确比另外两个聪明得多。他看见峡谷两边的峭壁上垂着好几根粗大的藤条,他想,只要让小蚂蚁爬上峭壁,把其中一根藤条拉过来,他们不就可以荡秋千一般越过巨石了吗?

 

  小矮人对自己的聪明非常满意,能想到这个办法太令他激动了,以至于他不想马上说出来,而想借机炫耀一番并打击另外两个伙伴。

 

  “你们想出来了吗,笨蛋们?”小矮人问。

 

  另外两个小家伙苦恼地摇摇头。

 

  其实,小蚂蚁是想到办法了。他在摸巨石发现巨石很滑时,他就想到了——从峭壁上绕过去,爬上峭壁对他小蚂蚁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绕道而行,遇上障碍,经过努力,过不去,就绕开,这是他们蚂蚁祖祖辈辈的成功法则和处理问题的基本方法。但是,他很快否定了这种办法,因为他小蚂蚁可以爬上峭壁,两个伙伴却不能,他不能丢下他们两个不管。

 

  “唉,真是人与人不同啊。”小矮人双手背在后面,虽然腰不太灵活,却还是要昂首挺胸,做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哦,你们哪是人啊,一只蚂蚁一只猴子,哪能和人相提并论啊!”

 

  小蚂蚁和小猴子点着头,表示认可小矮人的观点。

 

  “峭壁上有几根藤条,你们看到了吗?我们可以拉着藤条像荡秋千一样过去啊!”小矮人再一次被自己的想法所激动,“小蚂蚁,作为对我想出这一好办法的报答,你应该爬上峭壁,去把藤条拉过来。至于小猴子嘛,看在你长得和我们人类有点像的份上,你不用做什么了,让你占个便宜。”

 

  果然是好办法,小蚂蚁和小猴子高兴得手舞足蹈。

 

  然而,小蚂蚁根本就爬不上峭壁,因为两边的峭壁也一样光滑无比。

 

  “这不可能!”

 

  小矮人大叫着跑过去摸峭壁,结果让他不得不承认即使是蚂蚁也爬不上去。

 

  “这怎么可能呢?石头不应该是光滑的,不应该是光滑的!”小矮人一边大声说,一边来回踱步,一副十分烦躁的样子。

 

  小猴子则傻傻地蹲在一旁。

 

  小蚂蚁没有理会小矮人,他在一次又一次地尝试,试了左边的峭壁又试右边,试了右边又去试左边,并且不放过峭壁上任何一寸地方。

 

  “石头不是这样的!”小矮人终于愤怒了,他扯开嗓子吼道,把小蚂蚁和小猴子都吓了一跳,“一定有人陷害我!”

 

  小蚂蚁和小猴子觉得小矮人想得太离谱了,谁没事干把这么大的石头从山上推下来啊?即使有功夫,也没这力气啊,再说,谁能爬到峭壁上,把这么高的石壁打磨得如此光滑呢?

 

  “一定是那些蠢笨的动物忌妒我的聪明,怕我把食物都占为己有,才想出这么个馊主意来,挡住我的去路!”小矮人继续吼。

 

  “别生气了,”小蚂蚁小心地对小矮人说,“我都试过了,无论巨石,还是两边的峭壁,我都爬不上去,我们应该另外找路过去,不然就来不及了,太阳都快到头顶了,其他动物可能都吃饱了哩。”

 

  “我怎能不生气?有人陷害我,我凭什么不生气?”小矮人真的很气,胸口很明显地一起一伏,头也随着胸口的起伏一仰一俯的。

 

  “是谁在陷害我!有种的你出来!”小矮人又向着山上吼,“是好汉的你就别躲着啊!”

 

  小矮人要被气疯了,小蚂蚁想。

 

  小蚂蚁走到被吓成一团的小猴子身边,他想让小猴子一起来影响小矮人。

 

  小猴子不敢对小矮人说什么。

 

  “我们总不能在这里饿死啊。”小蚂蚁说。

 

  “其实,小蚂蚁,你有办法过去的。”小猴子说,“你可以爬上峡谷两边的山,从丛林中爬过去啊,你没有想到吗?”

 

  “我的确没有想到,”小蚂蚁说,凭小蚂蚁那点智慧和他们祖传的绕道而行的法则,他应该想得到的,可他因为一门心思在想着小矮人和小猴子怎么过去,竟然没有考虑自己怎么过去,“可是,小猴子,你也可以啊。”

 

  “我不敢,我怕在丛林里迷路,更怕蛇啦,猛兽什么的,总之,打死我我也不敢走那里。”小猴子说。

 

  “我也会迷路的,我在草丛中行走时,连天空都看不到,而且,去没有路的地方探路也太费事,时间上不允许,不如我们绕到山的右端或左端,走那条现成的路吧。”小蚂蚁说。

 

  “对啊,”小猴子说,“你去给小矮人说说吧。”

 

  小矮人还在生气,铁青着脸。

 

  小蚂蚁小心地把自己和小猴子的意见告诉小矮人。

 

  “绕到山的右端或左端去?”小矮人看也不看小蚂蚁一眼,“亏你们想得出来!我凭什么要绕到山的右端或左端去啊?眼前这条路是最近的,我有权利走这条路,现在这条路不通了,是有人在陷害我,我受了惊吓,我还因此无法去寻找食物,这些损失,包括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我都得向陷害我的家伙索赔!”

 

  “我们还是先考虑如何过去吧,索赔的事以后再说,赶路要紧。”小蚂蚁说。

 

  “别再烦我了,”小矮人对小蚂蚁吼起来,“要绕你们绕去,你们这些没有恒心、没有毅力、没有信心的家伙,凡事都浅尝辄止,你们哪会有成功的一天啊!我是小矮人,只有我能够坚持下去,只有我能够创造奇迹!奇迹会因我而出现!”

 

  小蚂蚁还想说什么,可又想不出说什么,他的智力实在是太有限了。

 

  “快走啊,看着你们两个没用的家伙我就烦!不走……我打你们!”小矮人再次吼道。

 

  小蚂蚁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该抛下小矮人。

 

  小矮人却真的来打他了。小矮人抬起腿,一脚踢过来,小蚂蚁躲闪不及,屁股上被重重踢了一下,疼得他眼泪直流。

 

  小猴子见小蚂蚁被踢了,吓得赶紧跑开。

 

  他这样对待兄弟,真是疯了,我不管他了。小蚂蚁这样想着,含泪迈开了步子,他要离开这个叫“一线天”的狭谷,绕到山的左端或右端去。

 

  小猴子这下又为难了,他拿不定该跟着小蚂蚁走呢还是留下等小矮人想出办法来,他现在对小矮人也有点缺乏信心了,对小蚂蚁呢,压根儿就没有过信心。

 

  最后,当小蚂蚁的身影快消失时,小猴子再一次选择了远远地跟在小蚂蚁后面,同时一步三回头地看小矮人是不是跟了上来。

 

  他希望小矮人跟上来,那样,他也就有了主心骨。

 

  小矮人没有跟着绕到山的右端或左端去。小蚂蚁和小猴子离开后,他感到没有被打扰,心情也好了一点点。

 

  他在地上躺下来。他一会儿愤怒地扫视两边山上,看陷害他的人是否出现,一会儿对着两边山上吼一通脏话,想把陷害他的人吼出来,一会儿他又展开丰富的想像,想像各种奇迹出现。比如巨石长出翅膀飞离狭谷,给他小矮人让出道路,或者他长出翅膀,像一只鸟儿一样飞过巨石上方的一线天空,当然,他也想像两边峭壁上的藤条自个儿向他伸来,将他的腰缠住,轻轻地将他荡过去。

 

  小矮人不愧是小矮人,奇迹真的让他等来了,他听到了机器开动的声音……

 

  小蚂蚁先是向山的右端绕去,经过好一阵子的奔走,他终于到了山的右端。

 

  让他大失所望的是,经过全方位寻找,他并没有在右端找到路。

 

  小蚂蚁没有想什么,也没有气馁,在确信没有路的时候,他立即掉头,又向山的左端奔去。

 

  小猴子却不想再跟着小蚂蚁了。他对小蚂蚁本来就没有信心,而且,他知道那条所谓的路只是听说而已,从来没有走过,万一山的左端也没有路怎么办呢?

 

  “走啊。”小蚂蚁经过小猴子身边时,对小猴子说。

 

  “我歇会儿,你先走吧。”

 

  小猴子没有再跟着小蚂蚁走,而是趁小蚂蚁走远之际,转身飞也似地跑回了一线天峡谷,他要跟小矮人呆在一起。

 

  小矮人听到的机器声,是挖掘机和推土机发出的声音,好几个人开着挖掘机和推土机从小矮人他们来的方向过来了———这些人当然都是个子高大的人。

 

  小矮人赶紧躲在一旁,看他们要做什么。

 

  只见那些人把挖掘机开到巨石前,挖掘机硕大无比的铁臂对着巨石拍打下去,轰地一声,巨石碎成了好几块。挖掘机退向一边,推土机又开上前去,大铲子对着碎石推过去,于是,峡谷的道路又畅通了。

 

  那些人干完这些,就开着机器走了。

 

  小矮人从藏身的地方跳出来,心中无比激动。

 

  “我小矮人就是小矮人嘛,什么奇迹不可能发生啊!”他手舞足蹈地说。

 

  遗憾的是,没有人能够知道他创造了奇迹。正当他遗憾着时,小猴子奔跑过来了。小矮人一下子高兴极了,主动迎过去打招呼。

 

  “你进来时看到什么没有?比如机器什么的?”小矮人问小猴子。

 

  “没有看到。”小猴子的确没有看到。

 

  “你当然看不到,根本就没有什么机器啊!”小矮人说,“你看前面,我把路打通了。”

 

  “打通了?!”小猴子惊讶无比,揉揉眼睛,确实通了啊!“你真行,你是怎么打通的啊?”

 

  “我是小矮人啊,我的智慧比你们高得多,我的方法说出来你也不懂,我不说了,你记住小矮人把巨石搬走了就得了,你不管遇上谁,都要把我做的这件事情告诉他。”

 

  小猴子不停地点头,他心里对小矮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同时,他也为自己作出了离弃小蚂蚁追随小矮人的正确抉择感到庆幸。

 

  小矮人连身上的伤痛都忘记了,一路哼着小曲走在前面,昂首挺胸不可一世的样子。小猴子被特许紧跟在后面做“随从”。

 

  走着哼着,小矮人把挖掘机、推土机以及那些开机器的人也差不多忘记了,而觉得是自己挥动手臂把巨石砸碎,然后一挥手把碎石扫掉了似的。

 

  小矮人和小猴子没过多久就来到了第二座山前。

 

  到达山脚下时,却发现道路没有了,只剩下一条细细的石缝。目光透过石缝,可以看见山那边是一条康庄大道。石缝两边的石头也是光滑无比,而且高耸入云。

 

  “又是谁在陷害我啊?”小矮人跺着脚大声说。

 

  小猴子有点不知所措,他怕小矮人发火时找不到发泄对象而打他。但他对小矮人是有信心的———小矮人能够清除挡着狭谷的巨石,就一定有办法带领他从这石缝中穿过去。

 

  “对了,小蚂蚁呢?该不会是他陷害我吧?”小矮人问小猴子。

 

  小猴子把小蚂蚁绕到山的右端没有找到路,又去山的左端的事说了一遍。

 

  “他会不会已经到了这里,然后把路搞成这个样子不让我们过去呢?”小矮人问。

 

  “应该不会的,他是我们的兄弟啊。”小猴子小心地说。

 

  小矮人想了想,也觉得不会:即使小蚂蚁想陷害他小矮人,他也没那个能耐啊,仅这石缝两边的巨石,就不是他小蚂蚁搬得动的。

 

  小矮人和小猴子正想着如何过去时,小蚂蚁出现了。

 

  小蚂蚁是从山的左端绕过来的,当他看到小矮人和小猴子时,感到万分惊讶。

 

  小蚂蚁把自己在山的左端找到一条路的事说了一遍。小猴子未作任何评价,对小蚂蚁说的,他根本就不太感兴趣。小矮人却笑得差点儿晕过去。

 

  “小蚂蚁啊小蚂蚁,不是我取笑你,你真笨啊,跑那么远的路去绕道。”小矮人说,“你应该向我学习,多动脑筋,少跑腿,有个成语叫做‘人定胜天’,注意是人,而不是蚂蚁,也不是猴子。我是小矮人,‘人定胜天’的那个‘人’,我什么奇迹都可以创造,我在做了充分休息后力大无比,挥起手臂就把那块拦路巨石砸烂了,然后把碎石块一扫而光,路就通了,我们就过来了。”

 

  小蚂蚁表情很疑惑,但看到小猴子一个劲地点头时,也就不再去想是不是真的了,反正他们过来了,其他的就不用去动脑筋了,何况他的智商太低,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第二座山

  三个小家伙不再谈论以前的事情,而开始考虑如何穿过石缝。

 

  “这很简单,我是可以过去的。”小蚂蚁说着,轻轻松松地钻进了石缝。

 

  小蚂蚁走了一段,又转身回来了。

 

  “你们怎么过去呢?”他问小矮人。

 

  “你简直是瞎操心。我是小矮人,我难道想不到过去的办法吗?我能够通过狭谷,就能够穿过石缝。”小矮人虽然心里一点办法也没有,可表面上还是硬撑着。

 

  小蚂蚁想了想,他觉得小矮人说的有道理,他既然能够砸碎巨石,要通过这石缝还不是很轻易的事情吗?于是,他自个儿先走了,走了一小段又回过头说:“你们走得要快些,我先走一步,在前面等你们。”

 

  “我们的身子比蚂蚁的大不了多少,我们挤一挤也该能够过去啊。”小猴子对小矮人说。

 

  是啊,我们的身上很多地方是软的,挤一挤应该能够过去的,这一点让蠢笨的猴子想到了,真丢人啊,不行,我得说我先想到。小矮人心里说。

 

  “当然,我比你先想到挤一挤就可以过去的,我之所以没有尝试,是想让蚂蚁实测一下石缝的宽度。”小矮人说。

 

  小猴子心中又一次掠过近乎震撼的钦佩。

 

  小矮人说完,径直往石缝中走去,边走边缩着肩膀含着胸,尽可能让身体变窄。

 

  他往里走了三五步,就走不动了,更糟糕的是,他被卡住了,不仅前进不了,退也退不出来了。

 

  “快来拉我,笨蛋!”他对小猴子说。

 

  小猴子跑过来,用力往外扯小矮人的衣服。小矮人疼得哇哇大叫,折腾了好半天,总算被扯出来了。

 

  “宽度不够吗?”小猴子问。

 

  的确是宽度不够,但小矮人不愿意承认,因为承认了就等于说明自己判断失误了。于是,他说:“你知道我在一线天狭谷中摔伤了腰,伤腰无法缩小啊。”

 

  “那我去试试看好吗?”小猴子小心地说。

 

  “不行,你不能去!”小矮人立即阻止。第一,他怕猴子进去一试后证明确实是宽度不够,从而让猴子知道他小矮人刚才判断失误了;第二,他更怕猴子万一挤过去了,岂不是显得猴子比他小矮人更有能耐了。猴子比他小矮人灵活,这一点小矮人是清楚的,聪明的小矮人怎能去冒那种风险呢?

 

  “你跟着我小矮人,不用去挤的,况且缩着肩膀的形像也不雅观,你耐心一点,我小矮人自有办法。”小矮人又说。

 

  小猴子于是不再去试,他听小矮人的,心想听小矮人的不会错。

 

  摸着刚才挤痛的肩,小矮人记起挖掘机、推土机以及那些开机器的人来了,也明白自己没有能力砸碎巨石了。

 

  小矮人是一个善于从过去的成功经验中学到东西的小家伙,他想既然挖掘机和推土机可以开到狭谷里来开道,也就可以开到这石缝前来开道。于是,他心里一个劲地念叨着“机器机器机器机器……”不知不觉中竟然念出声来了。

 

  “你在说机器吗?”小猴子小心地问,“我没有看到机器。”

 

  “哦……哦,哦,”小矮人感到很窘,但很快又镇静下来了,“不是,我不是在说‘机器’,我是在说‘记起记起记起记起’,我想记起自己多年以前是如何成功穿过石缝的。”

 

  “你真行,多年以前就穿过了啊!”小猴子由衷地表示赞叹。

 

  小矮人突然意识到小猴子在身边很碍事。万一机器来了,他看见是机器开的路,而不是我挥臂打通的,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这样想着,小矮人开口要求小猴子赶快离得远远的。

 

  “别赶我走嘛,”小猴子哀求道,“你不是同意我做你的随从了吗?你这么伟大的小矮人,没有一个随从怎么行呢?”

 

  小矮人正想强行赶走小猴子时,一滴水落到他脸上,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不对,是雨水。

 

  “下雨了。”小猴子小声说。

 

  “我难道不知道下雨了吗?”小矮人很不高兴地说,同时,凭他的经验,他知道,久旱之后的雨可能会下得很大,得赶快找个地方躲避一下,否则山洪暴发,掉进洪水里就没命了。

 

  雨点越来越密集,并且刮起风来。

 

  小矮人看看四周,一时也找不到躲雨的好地方。于是,他随便向山的右边跑去,因为那里显得比左边要开阔些。

 

  小猴子也跟着跑去。他当然没有思考,他觉得有小矮人在,他就不用思考了,因为他觉得小矮人的举动总是错不了的。

 

  雨并没有真正下起来,只一会儿就停了。

 

  但是这一行动让小矮人和小猴子有了很大的意外收获:右边较开阔的地方竟然是一条大路,通向山那边的大路!

 

  (摘自机械工业出版社《绕道而行——一个被众多人忽视和误解的成功法则》  作者:邱庆剑)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