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这个词,原来是这个意思
栏目:行走博览  2013-08-13 10:42  
  

    龌龊”本来并不卑鄙
    “龌龊”一词在今天的日常用语中多用于卑鄙丑恶、肮脏的意思,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贬义词,但是在古代,它的贬义却并没有这么严重,中间经过了长期的演变过程。


    “龌龊”读作 wò chuò ,“龌”的本义是局促、拘谨,和“龌”组成的双音词“龌龊”本义是形容牙齿排列的样子,因为牙齿排列得很紧,几乎没有任何空间,因此引申而形容一个人器量狭隘,拘于小节。张衡的《西京赋》中有这样的句子:“独俭啬以龌龊,忘蟋蟀之谓何。”左思的《吴都赋》中有“龌龊而算,顾亦曲士之所叹也”的句子,李善对此注解道:“龌龊,好苛局小之貌。”“龌龊,小节也。”都是指拘于小节的意思。南朝宋鲍照的《代放歌行》中写道:“小人自龌龊,安知旷士怀?”旷士是胸襟开阔之士,正好是“龌龊小人”的反面。李白有“龌龊东篱下,渊明不足群”的诗句,同样是形容陶渊明居住在狭隘的东篱下,不足以效仿之意。


    词义更显豁的是明朝著名文学家袁枚的一段文字,在《随园诗话》中袁枚这样评价诗人:“如其胸境龌龊,相对尘俗,虽终日咬文嚼字,连篇累牍,乃非诗人矣。”此处“龌龊”即是指胸中境界狭小、拘于小节的诗人。


    “龌龊”一词入诗,最有名的是孟郊《登科后》一诗:“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此处“龌龊”跟登科后的春风得意相比照,活脱脱地描绘出没有登科时困顿的情形。


    在这些用法中,卑鄙和肮脏的意思还都没有出现,大约从宋朝开始,才渐渐引申出后来的义项。比如宋朝的方勺如此抒发对当朝者的不平之气:“当轴者皆龌龊邪佞之徒,但知以声色土木淫蛊上心耳。”“龌龊”和“邪佞”并举,可见有多么的卑鄙丑恶。到了元明时期,“龌龊”开始进入人们的口语,戏曲和话本小说中屡屡出现,元朝高文秀的剧作《黑旋风》:“他见我风吹的龌齪,是这鼻凹里黑。”《古今小说·沈小霞相会出师表》:“赁房尽有,只是龌龊低洼,急切难得中意的。”都是肮脏的意思。到了近代,“龌龊”完全进入了人们的日常用语,词义也随之定型了下来。

 


    “上当”原来是上当铺
    “上当”是指中了别人的奸计而受骗吃亏,尽人皆知,但是为什么把受骗吃亏叫作“上当”呢?相信很多人都不清楚。


    关于“上当”一词的权威解释来自清朝学者徐珂编撰的《清稗类钞》一书。在“自上当”的条目中,徐珂记载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江苏清河有个非常富有的王氏家族,他们最大的生意是在城里开的当铺,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当铺的规模越来越大,王氏家族也越来越富有。子孙繁衍,家族中很多人都靠当铺吃饭,源源不断地把臣资都投进了当铺中,成为当铺的股东。但是王氏家族中的人都不擅长或者不耐烦具体的经营事宜,他们历来的做法是公选-个职业经理人代替家族来打理当铺的具体营业。到了光绪年间,家族公选的职业经理人叫王锡褀。王锡褀是一位历史地理学家和藏书家,字寿萱,自号书楼为“小方壶斋”,辑刊有《小方壶斋舆地丛钞》行世,至今对考证古地理还很有参考价值。


    王锡祺乃是一位学者,精力都集中在了刻书、藏书上,哪里还能在当铺的经营上动脑子呢。王氏家族的人认为王锡祺主持当铺多年,一定收益良多,才有更多的金钱用在刻书、藏书的事情上,就很嫉妒他。这些股东们想了一个馊主意,将自己家里有用没用的东西都拿到当铺里去典当,预先估算的价格一定髙于实际价值。当铺的伙计们一看股东们亲自来典当,哪里敢驳回股东们自己定的高价呢,只好桉照股东自定的高价如数给付。一来二去,当铺的资本渐渐就被抽空,王锡褀没办法,只好靠借贷维持当铺的运营。时间长了,当铺终于宣告破产。


    清河的人为此编了一句顺口溜:“清河王,自上当。”讽刺王氏家族自己上当铺典当,最终导致破产。从此之后,民间就把受骗吃亏称为“上当”,殊不知最早的“上当”是“自上当”。

 


    “拙荆”为何是对自己妻子的谦称
    古时候,为人妻子,有许多种称呼:内人、贱内、糟糠、拙荆等等。其中内人、贱内、糟糠都好理解,“拙荆”具体是什么意思就鲜为人知了。


    “拙荆”是在外人面前对自己妻子的谦称。拙当然就是笨拙,荆就是荆棘,一种小灌木。至于“荆”怎么就变成了妻子的代称,其中大有学问。


    古今中外的女人都一样,都爱美,不管是达官贵妇还是贫寒之家,女人对美的追求都是无法扼杀的,在古代,贫寒之家的女人买不起金钗,于是聪明的女人们就到家门前的荆棘丛里,伐下一根荆棘的枝条,用它做成一根钗子。因为荆棘的枝条十分坚硬,做成钗子插到头发上不会掉下来。


    同“荆钗”一样,贫寒之家的女人也买不起绫罗绸缎,只好用粗布做成裙子,虽然没有绫罗绸缎那样的裙子飘逸,但是也显示了女人的爱美之心,于是,这样的家境就诞生了一个令人心酸的词——荆钗裙布,代指妇女朴素或贫寒的服饰。


    演变到后来,男人们就把自己的妻子称作“拙荆”,这当然是一个谦称,因为并不是所有男人的妻子都戴着“荆钗”。这个称呼表达了男权社会中妇女的低下地位。按照这个组词方式,今天的女人们都应该被称作“金钻”,因为她们结婚时都要多少多少克拉的金钻石。从“拙荆”进化到“金钻'今天的女人们应该感谢社会的进步。

 

 

    “狗拿耗子”原来并非多管闲事
    俗话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把狗去捉拿耗子视为不务正业。可是,在古代,狗的职责之一就是捉拿耗子。


    猫的驯化远远没有狗那么早。先秦的时候,猫还属于山林动物,逍遥自在地在山林之间游荡,跟宠物的概念丝毫不沾边。猫的主食是出没于农田之中的田鼠,而不是家鼠。周代岁末举行祭祀时,迎请的八种神之一就有猫,并且将猫和老虎归为一类,可见猫还是野生动物。


    那么,早就猖獗的鼠患问题是怎么解决的呢?答案是:训练捕鼠犬。周代的官员中专门设有犬人一职,掌管相犬、牵犬的事宜。相犬就是给狗相面,看它适合不适合捕鼠。据《吕氏春秋 士容》记载,齐国有一个很有名的相犬师,他的邻居委托他买一只能够捕鼠的狗,相犬师经过一年才替邻居买到,送给邻居的时候,相犬师说:“这是一只好狗,要善待它。”


    邻居很听相犬师的话,因此这只狗的伙食标准很高,可是,奇怪的是,一连几年,这只狗连一只老鼠都没有捉拿归案。邻居去向相犬师询问原委。相犬师来到邻居家,仔细地观察了一番,然后对邻居说:“哎呀!我看错了!这是一只猎犬啊!它的志向是捕捉獐、野猪和麋鹿,而不是小小的老鼠。你想要它捕鼠,就把它的后腿绑起来,让它明白自己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邻居依言而为,将狗的后腿绑了起来,狗果然开始捕鼠。


    至迟到西汉时期,猫已经被驯化,专门用来捕鼠。唐代猫的家族开始大规模地繁衍起来,家家户户都开始养猫捕鼠了。到了今天,猫更是被作为宠物豢养,捕鼠的功能逐渐退化。狗呢,看见老鼠目不斜视,动都懒得动一下,当年捕鼠的职责大概早就从基因中删除了。

 


    “青楼”原来并不是妓院
    妓院太难听,太赤裸裸,于是人们就用“青楼”替妓院遮羞,“青楼”即妓院的溢美之词。这一意象最有名的是杜牧那首《遣怀》诗:“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一开始“青楼”可不是专指妓院,而是青漆涂饰的豪华精致的楼房,专指帝王的居所。《南史·齐本纪》载:“武帝兴光楼上施青漆,世人谓之‘青楼’,帝曰:‘武帝不巧,何不纯用琉璃?’”齐武帝建了一座兴光楼,楼上都用青漆涂饰,时人称之为“青楼”,这是“青楼”一词的最早来源。全部用青漆涂饰的“青楼”本来就已经够豪华的了,南齐的废帝东昏侯萧宝卷还嫌不够豪华,说:“武帝还是不够巧,干吗不全部用琉璃装饰?”这样穷奢极侈的皇帝,怪不得南齐要亡在他手中呢。


    “青楼”因其豪华,因其专指帝王的居所,所以屡屡在古人的诗文中出现。曹植的《美女篇》中写道:“借问女安居?乃在城南端。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唐朝诗人张籍的《妾薄命》诗中写道:“君爱龙城征战功,妾愿青楼欢乐同。”李白的《宫中行乐词》之五写道:“绿树闻歌鸟,青楼见舞人。”这些用法都是指精致豪华的居所,跟妓院一点关系都扯不上。


    古人诗文中第一次将妓院比作“青楼”,见于南朝梁刘邈的《万山见采桑人》一诗:“倡妾不胜愁,结束下青楼。逐伴西蚕路,相携东陌头。叶尽时移树,枝高乍易钩。丝绳挂且脱,金笼写复收。蚕饥日已暮,讵为使君留。”倡本义为歌舞艺人,后来用作妓女的专称。在刘邈之前,“青楼”肯定已经指代妓院了,刘邈不过因袭前人,将“青楼”一词入诗了而已,因此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说:“齐武帝于兴光楼上施青漆,谓之‘青楼’,是青楼乃帝王之居。故曹植诗‘青楼临大路’,骆宾王诗‘大道青楼十二重’,言其华也。今以妓为青楼,误矣。梁刘邈诗曰:‘倡妾不胜愁,结束下青楼。’殆称妓居之始。”不过,这一误一下子就误了一千多年。

 


    “无赖”原来不是浪荡子
    “无赖”在今天的语义中,作形容词是指放刁、撒泼、蛮不讲理,比如“耍无赖”;作名间是指游手好闲、刁滑强横的浪荡子,比如“地痞无赖”。但是在古代,这个词有着非常丰富的含义。


    《史记》中出现的“无赖”一词,比如《高祖本纪》,汉九年(公元前198年),汉高祖刘邦在未央宮大宴群臣,刘邦举着一杯酒为父亲祝寿,说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意思是说以前父亲您常常以我为“无赖”,认为我不能置办产业,比不上老二,那么现在请问:我置办的产业和老二相比,谁的更多?“赖”的本义是得益、赢利,《说文解字》:“赖,赢也。”

    刘太公认为刘邦“无赖”是指刘邦没有正当的产业,无法置办家业的意思,并非今天语义中游手好闲的浪荡子,更不是指刘邦是一个地痞流氓。“赖”由此引申出“依靠”之意,也就是《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中的用法:汉文帝有一次去参观皇家动物园,向上林尉询问登记在册的禽兽的情况,上林尉嘴笨,一问三不知。旁边掌管虎圈的啬夫(官名)代上林尉回答了问题。汉文帝很欣赏啬夫的口才,说:“吏不当若是邪?尉无赖!”意思是当官就应该像啬未这样,上林尉不可依靠!


    在《史记》的这两处用法中,“无赖”都没有浪荡子的语义。后来古诗文中开始大量使用“无赖”一词的引申义,比如无聊、没有道理:“唯憎无赖汝南鸡,天河未落犹争啼”(徐陵《乌栖曲》);比如无心、无意:“花须柳眼各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李商隐《二月二日》)。


    古汉语有一个常见的观象——“反义同词”,即同一字词在不同的语境里,表达两个截然对立的意义,比如“受”同时有接受和授予两个含义。在"无赖”一词的演变中,也慢慢开始表达对立的意义了,杜甫《绝句漫兴九首》:“眼见客愁愁不醒,无赖春色到江亭。”《送路六侍御入朝》:“剑南春色述无赖,触忤愁人到酒边。”杨巨源《与李文仲秀才同赋泛酒花诗》:“若道春无赖,飞花合逐风。”陆游《广都道中呈季长》江水不胜绿,梅花无赖香。”在这些诗中,诗人们将自然景色拟人化了,用“无赖”来表达春色、梅花等自然景色令人似恼实喜的心理活动。谁会真的恼怒春色、梅花呢?无非是用一种嗔怪的口气来表达喜爱之极的情感罢了。最有名的是徐凝《忆扬州》中的名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在这里,“无赖”简直就是可爱极了的意思:明月夜天下共有三分,其中二分都在扬州,你说难道真的恼怒杨州的明月吗?那一定是喜爱极了!


    辛弃疾《清平乐·村居》一词脍炙人口:“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最喜小儿无赖”,是形容小儿顽皮之意,这种顽皮非但不让大人反感,反而蕴含着满腔的喜爱之情。


    至迟到元朝,“无赖”并始具备今天的语义了,明朝诗人高启在《书博鸡者事》一文中记载了元朝至正年间的一位斗鸡者:“博鸡者袁人,素无赖,不事产业,日抱鸡呼少年博市中,任气好斗,诸为里侠者皆下之。”这里的“无赖”虽然仍有“不事产业”的意思,但是已经具备了任气好斗、刁滑强横的义项,非常接近今天所说的“浪荡子”了。

《这个词,原来是这个意思!》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作者:徐晖 ISBN:9787208105225
版次:1 装帧:平装 页数:356页 定价:¥30.00元 出版日期:2012-4-1

作者简介: 许晖,1969年出生,自由作家,现居云南大理。主编:《“六十年代”气质》《中国历史的后门》。合著:《趣读史记》系列,《新说文解词》,《中华语典1》。个人著作:《身体的媚术:中国历史上的身体政治学》《乱世的标本:中国历史上的乱世人格症》《乱世之鞭:中国历史上最有争议的30个人》《中国人最易误解的日常俗语》《悠悠凤与凰:那些过往的爱情与阴谋》。

内容简介: 笨蛋 原来并不笨 上当 原来是上当铺典当 下榻 原来是真的把床放下来 杜撰 真的是姓杜的在撰写吗? 飞毛腿 是长满腿毛的腿吗? 露马脚 露的为何是马脚? 打交道 为什么要使劲地打? 大手笔 原来是指朝廷诏书 床前明月光 原来并不是躺在床上 原来,这些词的古今用法竟然如此不同!让国学行家带领你重返语文的历史现场,一次看完近200则词条当初如何诞生,又如何演变成今日的用法,既长见识,又长知识。原来,汉语是活的,是有生命的。看完本书,你再也不会错用、误用和滥用中文了!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