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清明上河图的原作是哪一幅?
栏目:行走博览  2015-03-25 10:08  
  

    理清原作是研究《清明上河图》的前提。一切研究分析都要在这个基础上展开。本来大家对于这个问题有比较一致的意见,就是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的“石渠宝笈三编本”为张择端原作。但近年来在对画作的宣传中,因为“石渠宝笈三编本”年代久远且几经战乱,加上阳光、湿度、霉菌的侵害,使绢本设色的原作色彩退去,底本深暗,识读起来颇费眼力。于是常常以年代较近、色彩艳丽的“清院本”来代替,由此造成新的混乱。我们在网络査询时不难发现,有些文章注明张择端作画,内容也与原作相吻合,但偏偏附图却是差之千里的“清院本”。再加上旧货市场上杂乱不堪的各种伪作,也让一些年轻人搞不懂《清明上河图》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清明上河图的原作是哪一幅?

北宋张择端“石渠宝笈三编本”《清明上河图》(局部)

(点击查看大图)


    不管什么东西,只要好就有伪造仿制,如今称之为“山寨”。《清明上河图》在金代就已经“争相收藏”,所以历代“山寨版”的“上河图”不在少数。最早有明确记载的,就是画卷后面杨准的跋文中提到的装裱师傅以仿本偷梁换柱。因为元代统治者的书画鉴赏能力弱于宋、金,这幅画只是放在秘书监内。后来一位装裱师傅用临摹本替换出真迹,将《清明上河图》盗出宫外。又经两人转手,落入客居北京的江西人杨准手中。杨准得画后借故还乡,重新装裱此画,并且在画后续写跋文,记载了得画的经过。由此,元代宫廷里的那位装裱师傅,至少是早期山寨版的作者之一。到了明代,《清明上河图》有近两百年的时间在民间收藏,人们对这幅名作有所耳闻又难得一见,所以揣测模仿的就更多了起来。仿品有的与原作接近,有的大相径庭,反正很少有人见过真迹,所以都能卖个好价钱。“山寨”也有一个特点:越是有名的,山寨的东西越多。


    在雍正年间,和硕宝亲王弘历,也就是后来的乾隆皇帝曾经得到过与《清明上河图》原作接近的仿品。弘历虽然写诗的水平不高,但在文物鉴赏方面造诣颇深。他觉得那幅画虽然很大气,但前后衔接并不太顺畅,而且细部动态上也有些美中不足。于是决定再造一幅更完美的《清明上河图》。他组织了五位画家,对画作进行了临摹创新。新的《清明上河图》画面清晰,色彩艳丽,画面结构和其中某些人物的姿态与原作相近,推测画家们事先是见过与原作相近的摹本的。这幅画现在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称为“清院本”。

 

清明上河图的原作是哪一幅?

台北故宫博物院“清院本”《清明上河图》(局部)


    清院本的篇幅比真本长出了将近一半,人物也更多,街道也更复杂。而且由于绘制时间离现在比较近,所以色彩也比较艳丽,看着很舒服。可是,就在新的《清明河图》绘制完成几十年后,嘉庆皇帝通过抄家获得了张择端珍本的《清明上河图》,嘉庆请来太上皇乾隆,爷儿俩一看就明白了,这才是真货。不过碍于面子,两人谁也不再提折腾临摹本《清明上河图》的事,好在他们正在给宫廷保存历代书画编辑目录,取名《石渠宝笈》,于是就在张择端真迹画卷的开头盖上“石渠宝笈”和“宝笈三编”两个印章,算是给了真迹一个正式的名分。《石渠宝笈》来自西汉皇家图书馆“石渠阁”这个名字,在房子四周修石渠流水,起到防火的作用。所以今天故宫博物院藏本的《清明上河图》又称为“石渠宝笈三编本”。至于其他的仿品,那就数不胜数了。据初步统计,现在国外馆藏的《清明上河图》在美国有5本、法国4本、英国1本、俄罗斯1本、捷克1本、日本1本、中国台北多达9本。其中有元代摹本,也有明清摹本。民间还多有收藏,他们虽都称摹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但画面却与原作大相径庭。您现在去北京潘家园或是县城里的古玩地摊上,就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版本,他们都称是摹张择端《清明上河图》,有的虹桥上只画了二三十个人,这哪是汴京的“上河图”,最多也就是他们村的“上河图”。


    现在国内影响最大的,一是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石渠宝笈三编本”,被专家们认定为张择端原作;再是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清乾隆元年摹绘的“清院本”;还有现存辽宁省博物馆的明代仇英的仿本。由于版本纷杂,造成分析画作的内容时让人摸不着头脑。比如说画上有多少人,有说七八百的,也有说一千二三的,差着将近一倍。说七八百的是指“石渠宝笈三编本”,说一千多的是“清院本”。为什么大家会把不同的本子混起来呢?最简单的原因就是因为清院本和仇英的仿本好看。故宫博物院的“石渠宝笈三编本”是画在由双股丝织成的缣绢上,开始是有颜色的。由于年代久远,大部分颜色已经看不出来了,缣绢的淡褐色逐渐加深,画面残破,线条与底色之间也不是那么分明。

 

清明上河图的原作是哪一幅?

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


    唐宋之间有身份的人正式的书画作品,大都用的是价格较高的缣绢。宋仁宗喜欢组织领导班子集体学习,就是皇帝和大臣们坐在一起,听一位老师(当时称侍讲学士)解读史书或《论语》一类理论著作。侍讲学士杨安国喜欢“引喻鄙俚,世或传以为笑”有一次讲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时,用了当时的“流行语”,说“颜回穷得很,就有那么一箩箩米饭,一葫芦水水”。逗得大家哄堂大笑。杨安国脸面有些挂不住了,就用《论语》“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悔焉”发牢骚,说“官家,就是孔子教人,也是要收课时费的”。意思是连学费都不交,你还挑剔什么。第二天,继续集体学习,开讲前宋仁宗宣布,每位侍讲学士发十匹缣绢。这就是学费了。其他侍讲学士不好意思,还要再捐回给皇上。宋仁宗讲不要捐了,你们捐了,杨安国的面子往哪儿放?元代以后,随着宣纸的制造水平有了新的提高,在缣绢上作画的才逐渐减少。

 

清明上河图的原作是哪一幅?

[宋]“石渠宝笈三编本”虹桥部分

 

清明上河图的原作是哪一幅?

[明]仇英版虹桥部分

 

清明上河图的原作是哪一幅?

[清]“清院本”虹桥部分


    我们以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石渠宝笈三编本”为准,是有它的根据的。第一个依据是图中所绘汴河上的虹桥是悬臂梁桥,就是将较短的木梁按一定角度交叉卯榫,一节节伸出,形成大跨度的曲线。纵向彼此相邻的梁榫卯位置交错,上面再铺横梁和桥面。如果用画面中的人物来推算这个拱桥的跨度,大约有30多米。这种桥虽然降低了自重,增大了跨径,但由于材料的原因,不易长久保存,宋代以后这一技术曾经失传,至少在人口众多的大城市看不见了。另外,宋代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有对虹桥的专门描述:“其桥无柱,皆以巨木虚架,饰以丹雘,宛如飞虹。”正好与绘画相对应。而后来的摹本作者因为没有见过这种桥,所以画出来的都是石桥。再一个是宋代的城墙是夯土的,城墙包砖是明朝以后的事,贴瓷砖是现在调侃的。我们对照看一下,“石渠宝笈三编本”城楼是包了砖,但城墙就是夯土的了;而“清院本”不管城楼还是城墙,一包到底。还有画中人物的服装,“三编本”展示的男子服装多为宋代流行式样,而“清院本”中的服装更接近明朝的式样。所以,《清明上河图》的第一个谜团的谜底是:版本众多,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石渠宝笈三编本”才是真家伙。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说“假作真时真亦假”。《清明上河图》真真假假,扑朔迷离。“清院本”虽然也有它的价值,但毕竟不是张择端的原作。什么叫“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只求外表华丽,就失去了根本。当我们打开“石渠宝笼三编本”的《清明上河图》时,会看到它不仅大气恢弘,而且在反映社会细枝末节和人物刻画上,都有其他仿品无法比拟之处。

 

《清明上河读宋朝》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作者:苏升乾 ISBN:9787100090599
版次:1 装帧:平装 页数:173页 定价:¥28.00元 出版日期:2012-8-1

作者简介: 苏升乾,教授,博导。1979年进入云南大学历史系学习,得到李埏、朱惠荣等教授的精心指导。1982年毕业后留校工作。多年来从事思想政治教育方面的教学与研究,长期讲授“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与实践”等课程,曾获教育部社政司“精彩一课”教学示范奖。

内容简介: 本书以作者在“百家讲坛”所作的讲座为基础润色而成。本书从《清明上河图》的价值和影响出发,详细解读了《清明上河图》的各个细节,并配以原图中的局部细节,使得读者一目了然,形象地了解北宋的风土人情、市井百态。随书附赠光盘1张。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