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库尔勒、孔雀河与最后的罗布人
    库尔勒,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首府,新兴的石油城,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库尔勒”是维语,意为“眺望”。不知道几千年来,这座城市在渴望着什么?是光荣与梦想,还是富裕与繁华?我在库尔勒市区内待的时间不长,但这是一个让我感觉舒适的城市。天空湛蓝,街道整齐。城市虽然小,但是很宁静,不嘈杂,没有大城市的喧嚣。这座城市最美的就是被库尔勒民众称为母亲河的河流——孔雀河。......
在南非的衣食住行
    衣  到了南非,发现其实无论黑人白人,日常的穿着都十分随便,夏季是棉质T恤、衬衫这些休闲服饰,不少白人男子更是穿上西式短裤,一身“短打”消暑;冬季无非是毛衣、夹克、长衣长裤,南非的冬天不太冷,大衣、皮衫、羽绒服之类使用率不高。不过在一些正式场合,如出席晚宴、参加重要会议,南非人还是很注重衣着的,男士西服笔挺、皮鞋锃亮,女士会盛装出行,身上的晚礼服“衣不惊人誓......
巴黎的罗丹博物馆与薇薇安穿堂
  在巴黎,人容易情不自禁,处处都是可看的历史和风景,人自然也会变风雅和情趣起来。人在风景中本身会成为风景的一部分。
乌兰巴托不修边幅
     也许是游牧人的天性,蒙古国都在历史上迁徙了许多次,直到1778年才在现在的地方扎下根来,那时候“城市”里的主要建筑还是蒙古包,被称为“帆布的城市”。1924年这座城市被正式宣布为蒙古共和国的首都,并定名为乌兰巴托,取意“红色英雄”。下午时分,我们的列车驶进这座英雄的城市,城市不红,也不见白色的蒙古包,蔚蓝的天空下是一座狼藉的都市。堂堂一国之都的火车站是一幢......
走进西点军校
  西点军校创建于1802年,距今已有200年的历史。听说5月27日西点军校举行小型阅兵式,那一天早上,我们驾车驶向纽约以北40多英里的西点军校所在地的纽约州。近中午时分,便到了西点军校。它正式名称是美国军事学院,是美国培养军事人才的摇篮。
行走是生命的另一种形式
    书架上有一摞书是与旅游相关的,多是希望去的和已经去过的一些地方的人文历史。比如西藏,比如新疆,比如法国、以色列等。许多人都希望此生不工作,却捡得一笔意外的财富,让自己能够全世界行走。我也一样。到现在,我去过的地方仍不算多。因为工作的原因,每年的假期大多无偿地交还给台里,发了狠想休假的时候,都用来旅行了。我一直留恋在法、德等国家开车转悠的日子。那是在伊拉克战争......
风花雪月之大理
    人恋爱时,总免不了风花雪月,你侬我侬。云南大理以“风花雪月”四景著名,分别为:上关花,下关风,苍山雪,洱海月。在这4个自然天成的地方谈一场朦胧甜蜜的恋爱,应该算是真正的“风花雪月”了。 苍山又叫点苍山,位于大理中部,海拔4122米,终年积雪,山上开满杜鹃花。我一向不爱杜鹃花,一见这仨字,便想起“杜鹃啼血”等景象。太过悲惨的东东,惹人黯然。大理东部的鸡足山,海......
帕劳 台风的故乡
      帕劳群岛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还比较陌生。它位于赤道附近的太平洋海域,中国古时候称之为帛琉。如果能从上海直飞帕劳的话,大约需要五六个小时。帕劳与中国尚无外交关系,近日这个太平洋岛国由于卷入是否收留“东突”囚犯的问题,与中国读者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帕劳周围海面波澜不兴,不过这个地方却是台风的故乡。在中国的天气预报里常能听到这么一句话:“在菲律宾以东洋......
透明的哥本哈根
      从瑞典的马尔默乘渡船越过厄勒海峡抵达丹麦哥本哈根时,恰好雾气散尽,眼前活现出已从安徒生童话里熟悉的一组组古色古香的建筑。细细观察,发现那风格同我已访问过的挪威奥斯陆与瑞典的斯德哥尔摩都不相同,奥斯陆的城市天际轮廓线比较平缓舒展,楼房大都显得敦实厚重,顶部装饰曲线不那么突兀,外墙的色彩也比较清淡;斯德哥尔摩则有众多的尖拱顶教堂,那些哥特式尖顶大都修造得十分......
一幅天然山水画 哈纳斯湖边的图瓦村
  在遥远的新疆布尔津县阿尔泰山深处,有一个神秘的湖泊,神秘的湖泊旁边有一个美丽的村庄,这个湖泊就是哈纳斯湖,这个村庄就是图瓦村。在这个只有80多户人家的村庄里,图瓦人过着怡然自得的生活。他们自称是成吉思汗的后裔,爽朗,热情,纯朴,他们有自己的小木屋,在美丽的高山草甸上放牧心爱的羊群……
西江,中国苗族人口聚集最大的村寨
    见过网上一个姑娘的游记说:“到贵州最正确的玩法,不是拿着长枪短炮去对准你眼前的新鲜事物或可爱的孩子,也不是穿着“冲锋”衣裤一脸严肃地企图去攀爬征服什么,而是静静地走到村民中间去,尽量不要打扰他们的生活,参与到他们的活动,或者庆典中。”这是我所见过的,对贵州旅游最好的描述。对于很多初到贵州,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旅游的朋友,对很多事物都是觉得新鲜和好奇的,而对于我......
地铁客的风格
  挤车可见风格。陌生人与陌生人亲密接触,好像丰收的一颗葡萄与另一颗葡萄,彼此挤得有些变形。也似从一个民族刺出的一滴血,可验出一个民族的习惯。
爱上布拉格
  作为历史名城,布拉格保留了大量的历史文化遗产,这有大桥,广场,白鸽,哥特式建筑,女人的流苏,初恋的感觉,淳厚的民族风情……
大都会美术馆:艺术的敬老院
  纽约曼哈顿东区第五大道的上端,有一座大型石质建筑,那就是大都会美术馆。说起美国的博物馆,名气最大的恐怕就是它了。这类全能型超级艺术馆在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数,论收藏,论名头,也就是巴黎的卢浮宫略有过之。
在日内瓦海关遭遇裸体搜身
    火车驶进日内瓦市区后减速慢行,远远望见日内瓦湖中一座高达百米的喷泉,它披散的银色发丝化作水雾在天空中画出一道彩虹。由于瑞士没有签署《申根协定》国际旅客下车后要接受海关检查。持欧盟护照和非欧盟护照的人按照指示自动分成两队,前者只是例行公事,很快走得干干净净。我们这一队多是背包旅行者,各种肤色,独来独往。装备也都雷同:庞大的背包上顶着卷成圆筒的防潮垫,两边挂着涉......
不丹:自然而平静地过着自己的生活
    当我将护照递给海关官员,付了20美元的费用后,我终于正式地踏上了不丹的土地。机场极小,只有一个行李传送带。来机场接我的纳旺穿着高跟鞋,坚持帮我拿挎包,还将我背上沉重的行李包背在自己身上。群山环绕的不丹机场号称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世界上只有8名飞行员有资格飞这条航线。行政上的不便和文化的壁垒让人们进入不丹非常困难,而狭窄的机场跑道和群山的阻挡也是进入不丹的障碍......
失去了水脉的罗布泊
    龙城,顾名思义,地貌似龙又像城。那里凸地拔起的雅丹地貌鳞次栉比,有的高达二三十米,一排排有秩序地由北向南延伸着。我们的向导把车停下,每个人跳下车,就东一下西一下,不停地按快门,龙城像个磁场把我们吸引住了。越野车已到前面等我们了,我还不愿上车,吴仕广大着嗓门喊了:“快走了,耽误得太久了!”我恋恋不舍地最后望了一眼龙城,也不得已地上了车。汽车越来越颠簸。地面看起......
云南贡山的街子天
  “街子天”(街天)是赶集的日子,这天,四方八面的人们带着自己的产品,集中到街子天上,有卖有买。也有的只是到街子天,会会朋友,喝杯盖碗茶,吃碗米线。街子天总是人山人海,异常热闹。
神秘消失的精绝国
  在被人们称之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有大片古老王国的遗址,据史书记载,在西汉时期这里一共大大小小林立着36个王国,其中在尼雅地区就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国家。《汉书·西域传》曾这样记载:“这里离长安有八千八百二十里,住着四百八十户人家,养着士兵五百人,这就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精绝国。”
游走在中缅边境
  中国跟外国相隔多远?我们通常认为是“远隔重洋”,那是我们把外国想像成美国、英国了,其实有时候很近:只差两步。
共673条记录 每20个/页 当前页: 20/20首页 |  前一页 |  后一页 | 末页 | 转到第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