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喝茶喝通了世界——17至19世纪中国如何参与世界历史
栏目:社会时政  2014-10-30 14:18  
  以茶叶为导火索,点燃了新大陆上美国独立战争,以鸦片为导火索,而有晚清鸦片战争。平心而论,英国人喝茶喝丢了新大陆,大清朝抽鸦片抽出了鸦片战争,是各有各的因果。

  白银都流哪儿去了?全世界都在问,不光中国。

 

  英国人说,都流到中国去了——通过贸易逆差。

 

  为什么会有逆差?就因为英国人要喝那口茶,放不下。

 

  17世纪,英国人就开始喝茶,喝了一世纪,喝出贸易逆差,这才发现,喝茶不对头了。起初,英人对茶赞不绝口。那时,贵族才喝得起,未影响国计。

 

  至18世纪,茶已普及,全民吃茶去,英国哪能吃得起?

 

  有人愤而叹曰,英人喝茶,举国上下,上自贵族,下至仆人,或为乞丐,如不喝一杯中国茶,那一天就白过了。再穷也要喝,早上喝,下午喝,不要面包也得喝。尤其是女人,可怜的女士们,爱模仿上司,追求新潮,却将应做的事放下了,不去纺织、编织,而去浪费丈夫赚来的钱。孩子穿破衣烂衫,啃咬一片干面包,而她们却一边喝茶,一边闲话。

 

喝茶喝通了世界——17至19世纪中国如何参与世界历史

 

  出了贸易逆差,就把账算到女人头上去了,这是西方人的一个传统,就像古罗马人责备他们的妻子浪掷金银于丝绸一样,而中国人则是国破家亡拿女人顶缸。

 

  18世纪,白银流入中国,中国出了世界首富。为此,英国派了马戛尔尼到中国来,想改变一下。负责接待的,就是后来被美国人评为了“世界首富”的和珅。

 

  都被皇帝接见了,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改变,英国人显然很失望。马戛尔尼来时,正是英国的一个尴尬时期,这尴尬,便是喝茶喝出来的,对外喝丢了新大陆,对内喝出了贸易逆差,大清朝虽然闭关锁国,但中国茶叶却参与了世界历史的进程,喝茶改变世界。

 

  喝茶,喝出了一个新的全球化的经济格局,还喝出了一种新文化。

 

喝茶喝通了世界——17至19世纪中国如何参与世界历史

 

  17世纪,中国茶叶出口,就已超瓷和丝,约占了出口货的90%。

 

  那时欧人,以茶为极品,尤其英人,饮茶而自成一套茶文化。据说,茶叶是有史以来率先在伦敦做广告的商品,不仅贵族趋之若鹜,中产阶级也跟着大饱口福,就连英国工人也以茶点为饮食了。时有名士,如约翰逊博士者,亦“与茶为伴欢娱黄昏,与茶为伴抚慰良宵,与茶为伴迎接晨曦”,自称“顽固不化的茶鬼”。在《傲慢与偏见》里,主人餐后必有茶席,开茶会,饮中国茶,英国民谣这样唱道:当时钟敲响四下,世上一切瞬间为茶而停了。

 

  英国人每天的生活,以茶开始,以茶结束。清晨,一睁眼,一杯“床前茶”;早餐时,再来一杯“早餐茶”;上午,工作再忙,也得歇一下,喝口“工休茶”;下午,放工前,就更是“Teatime”;回家后,晚餐前,还要“Tea”一下;就寝时,少不了一杯“晚安茶”。

 

  最有名的,当然,还是英式下午茶。但,英式茶文化来自葡萄牙。

 

  1662年,葡萄牙公主凯瑟琳嫁给英王查理二世,她的陪嫁,就有中国茶具和红茶,她在英国宫廷,向英国王室和贵族,展示了茶文化的风雅,兴起一阵“中国风”。

 

喝茶喝通了世界——17至19世纪中国如何参与世界历史

 

  “中国风”不仅席卷英伦,还风靡世界,从17世纪到18世纪,全世界都“吃茶去”,而中国,则是唯一能出口茶叶之国。于是,有人琢磨着将当时最有商业价值的植物——“真正的茶树”带到欧洲去。有个名叫奥斯贝克的瑞典人,1751年来中国旅行,在广州买了一株茶树,返程时,起锚,点炮,扬帆,一行人等欢呼雀跃,不慎,茶树掉入海中……

 

  1761年,瑞典博物学家林奈致英国友人约翰·伊利思信中说道,有艘瑞典船实际上已将活茶树带回来了,快要登岸时,被老鼠咬了个精光。五年后,伊利思写信给林奈说:英国东印度公司又有15艘船从中国回来,没带回一棵活茶树。曾经带回了两棵活茶树,也被园艺师粗心弄死了。又过了两三年,英国人终于从中国带回了几棵活茶树,女王——皇太后乔治三世的母亲为此激动不已,派人去请求,问是否可以给她一棵,种在她的邱园里。

 

  伊利思又写信告诉林奈,从中国返航的船只上,有茶树种子恰好在锡罐里,他花了一整年时间来培育,终于发芽了。一年后,茶芽长成茶树,茶树被送往邱园。

 

  茶叶之路,除海路,还有陆路两条。一条是草原之路,往西北去,经由蒙古,通往俄罗斯,这条路,南起福建,由晋商转运,将武夷山茶叶加工成茶砖,水运到汉口,经洛阳,过黄河,越沙漠,驼运至边境口岸恰克图交易,然后,往俄罗斯及北欧各国。还有一条,则是高原之路,有滇藏线、川藏线、青藏线,三条线经由南亚、中亚、西亚,抵达欧洲。

 

  不过,茶叶贸易,还以海路为主,先是葡萄牙、西班牙人从海外来,接着荷兰人来,葡、西之人老眼光,还将贸易大头放在瓷与丝上,是荷兰人率先发现了中国茶的商业价值,大举贩运中国茶至欧洲。一口中国茶,居然打通了全球经济的任、督二脉,喝通了全世界。

 

喝茶喝通了世界——17至19世纪中国如何参与世界历史

 

  谁也没想到英国人那么爱喝茶,竟然喝了个举国上下,可他们不甘心通过荷兰人喝转手的“二手茶”,同荷兰人一样,他们在印度设了个东印度公司,从此,两个东印度公司就在东方打架,从大西洋打到小西洋,从马六甲海峡打到台湾海峡,英国人将荷兰人打败了。

 

  第二步,他们就要甩掉中国,自产自销了。为此,他们又花了将近一个世纪,从18世纪开始偷运种子和树苗到19世纪鸦片战争前后,英国人终于种出了自己的茶。

 

  对此,大清朝是一无所知,大清朝里,那位“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他究竟看到了什么呢?在上道光皇帝准备同英国人开战的奏折里,他还在说,中国茶是英夷的命根子,命根子捏在大清朝手里,必胜无疑。结果呢?不是中国茶捏住了英夷的命根子,而是英国人用鸦片捏住了大清朝的命根子——中国白银外流。在另一道禁鸦片的奏折里,林则徐大人一眼就看到抽鸦片抽得流失了命根: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

 

喝茶喝通了世界——17至19世纪中国如何参与世界历史

林则徐虎门销烟

 

  后来,郭嵩焘在一艘英国商船上,遇到一位英国商人,谈起茶叶贸易,英商说,他本人在印度种茶三千余亩,用中国茶种,每亩收百斤,用印度茶种,可至三倍。产茶处,在北印度山区,近二十年,每年产茶三千多万镑。郭氏详细询问了产茶之地,才知是“孟加拉东北之阿萨密”。徐继畬在《瀛寰志略》里,曾提到该地,称该地每年产茶二十余万斤,不过,那是刚开始,“今已逾百倍”。据说,印度茶业兴起,是英国人从中国带了茶苗、茶籽,还带了茶工、茶农到印度去,使印度取代中国,成为英国茶叶需求的原茶供给基地。

 

  船炮不如人,大清举国皆惧,而郭嵩焘无惧,何也?因其本不主战,且深知洋人好战不如好利,手握利源,洋人必“入我彀中”,利源一失,郭氏惧矣。不光船炮不如人,茶叶也不如人。

 

  英国人一手抓茶叶,通过垄断茶叶贸易征服西方;一手抓鸦片,通过鸦片贸易征服东方。他们两手抓,两手都很硬。但,茶叶是正道,鸦片是邪道,邪不胜正,所以,英国学者艾伦?麦克法兰在他的著作《绿色黄金:茶叶帝国》一书中说道:“只有茶叶成功地征服了全世界。”那是18和19世纪的世界史,对此,英国人记忆犹新。2006年初,BBC网站开展了“英国的国家象征”投票,其中,“茶”以35.03%的得票率,在12个选项中高居榜首。19世纪的英国人,也许会反思,如果18世纪英国就有自己的茶,就不至于把新大陆喝丢了吧?!

 

  本来,都是卖茶叶纳税,可英国立的《茶叶税法》,偏要令买者亦纳税,每磅课税3便士。于是,美国人抗议了。先以不喝茶的方式,不成;再以替代方式,据说,富兰克林曾用胡桃木叶子来做茶,还不成;不得已,美国人派人到英国去,向国会申述,被国会拒绝了。

 

  美国人早有独立之志,以此为契机,石破天惊,他们出手了!


  1773年12月17日,茶叶党人偷入波士顿港湾,登上三艘英国货船,把342箱茶叶倒入海水里,一壶港湾,被民怨煮沸了,党人用它,煮了一壶美国独立的好茶。

 

  茶叶,从此变成美国宪政传统的一个象征,显示了中国茶道的真精神。

 

喝茶喝通了世界——17至19世纪中国如何参与世界历史

波士顿倾茶事件

 

  据说,至今美国纳税人,要表达对政府无节制的开支和加税不满,则于个税申报日,联合起来举行抗议。就在白宫对面的拉法叶公园,抗议者手拿茶叶,还是“茶叶党人”。

 

  两百年后,美国发行了一套“波士顿茶党”纪念邮票,画面就是这次倾茶事件。波士顿市一名海底探险家,也向当局申请许可证,要打捞当时被倒掉的来自中国的茶叶。

 

  梁启超游美,来到这片港湾,将“波士顿倾茶”事件同林则徐“虎门销烟”作了对比,指出:美国以此役得十三省之独立,而吾中国以彼役启五口之通商,岂事有幸有不幸耶?

 

  以茶叶为导火索,点燃了新大陆上美国独立战争,以鸦片为导火索,而有晚清鸦片战争。平心而论,英国人喝茶喝丢了新大陆,大清朝抽鸦片抽出了鸦片战争,是各有各的因果。

 

 

《中国近代的财与兵》

出版社:汉唐阳光 · 山西人民出版社 作者:刘刚 李冬君 ISBN:978-7-203-08716-8
版次:1 装帧:平装 页数:308页 定价:38.00元元 出版日期:2014年10月

作者简介:刘刚,自由写作者,主要著作:《文化的江山:重读中国史》(与李冬君合著)、《通往立宪之路:告别晚晴的近代史》(与李冬君合著),以及《中国史诗》卷一“从天命观到帝王术”、卷二“自由的寓言”等。李冬君,历史学博士,主要著作:除与刘刚合著上述书外,还著有《儒脉斜阳:曾国藩在官场与战场》、《孔子圣化与儒者革命》、《落花一瞬:日本人的精神底色》、《孽海自由花》、《中国私学百年祭:严修新私学与中国近代政治文化系年》,译著《叶隐闻书》、《国权与民权的变奏:日本明治精神结构》等。

内容简介:中国传统所谓“政权”,到头来,只是财权与兵权。本书中,作者提出这样一种新的近代史解读视角,首次从兵权、财权角度看近代史。作者认为,自宋、明、清至于民国,纷繁百态无外乎地方兵权、财权与国家兵权、财权的博弈。而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虽一脉相承,却各有千秋,正如作者所说“近代化的许多事业,往往都从曾国藩开头,李鸿章来完成。”后来者袁世凯与各方势力的较量,也是以兵权、财权相博。除了视角新颖,本书中的许多观点让人耳目一新,比如,中国也曾有过波澜壮阔的民间海权时代;地缘政治,中国古已有之,发展出五条地理线,推进历史发展。文字表述延续作者一贯的风格,将文化个体性融入历史写作,自成一体,读罢让人顿有酣畅淋漓之感。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