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世界遗产的致命伤
栏目:一家之言     2007年 第3期  
  

    现在社会普遍存在着两热。


  一是房地产热;一是“申遗”热。但是,如果没有旅游开发前景作为动力的话,还会不会有那么多地方政府热衷“申遗”?


  其实任何人都明白,旅游不是“申遗”的惟一目的,但没有旅游,谁还会去“申遗”?


  “申遗”是为旅游。


  世界遗产不仅能带来滚滚财源,也为地方官员带来不小的政治利益。


  仔细琢磨一下国内目前空前高涨的申遗热潮就会发现,申遗者成功的旅游示范效应对后来者来说,有着巨大的诱惑:平遥古城1977年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后,第二年的门票收入就从18万元猛增到500多万元,当年旅游综合收入高达4800万元;同年被列入名录的云南丽江,2000年旅游综合收入达13.44亿元,以旅游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占了当地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辽宁“一宫两陵”申遗成功后,当地媒体立即欣喜地宣告景点旅游人数剧增;而高句丽王城所在地——吉林省集安市,在“申遗”成功后第一想到的就是搞“旅游文化节”。


  但是,过度而盲目的旅游开发却是献给世界遗产的一刀致命伤:泰山要“把岱顶建成热闹非凡的天上城市”,四川要“把峨眉山打造成中国第一山”。黄山1990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后,旅游接待量由原来的每年数万人次上升到如今的135万人次,旅游收入由原来的数百万元猛增到数亿元,但景区过度旅游开发的问题也比较严重:黄山修了三条索道,宾馆和楼台大量涌现,临时建筑和大量建筑垃圾严重破坏了黄山的自然景致。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龙门石刻,花很多钱修建人造龙宫,成了当地的政绩工程。万里长城如今也正在遭受着最严重的威胁,这威胁正来自一些地方盲目追求经济效益,大量上马一些旅游项目。这种毁坏长城的墙体和烽燧、推倒长城的城砖和夯土行为,使古老的文化遗迹变得更加残破……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有人表示,对现存长城不科学的旅游开发危害极大,它们足以使现存的长城成段地消失,这对长城来说是致命的损害。


  在“世界旅游大会”举行期间,盛传我国五处世界遗产——武当山古建筑群、苏州古典园林、拉萨布达拉宫、明清皇宫以及云南境内的三江并流因“保护不力”而吃黄牌。张家界武陵源风景区世界遗产地的现代旅游设施泛滥,受到联合国专家的严肃批评,结果为了恢复自然面貌,又要花很大代价去拆除。西递、宏村古村落2000年“申遗”成功后,旅游人数每年呈100%增长。面对旅游带来的巨大商机,有的居民居然在古老的墙壁上打个窗户,当街做起了生意,民居摇身一变成为商铺和展览馆,其游览功能受到了严重破坏。


  很多地方的旅游部门都把“世界遗产”作为一个品牌来经营,通过“世界遗产”来提高景观的知名度,让更多的人来观光旅游,借以卖更多的票,谋取更多的经济利益,却不知这样做却害了“世界遗产”。


  申报世界遗产的目的是保护,而不是开发。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中国有30处世界遗产,绝大多数已经成为旅游景点,为中国和世界所知,吸引着来自海内外的大量游人,这给国家和地方政府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但过分开发世界遗产的旅游潜力,又会带来可怕的后果。张家界景区就因为滥建房屋,游人过多,导致植被和自然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大败笔——中国风景黑皮书》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作者:老枪 ISBN:9787505721517
版次:1 装帧:平装 页数:211页 定价:¥22.00元 出版日期:2006/2/1



内容简介:

   曾经,云南泸沽湖最美的时候,会让你的每一瞥都成为不能淡忘的经典。没有新建的水泥建筑,没有灯红酒绿,没有吵闹喧嚣,没有因为铜臭而变质的民风。周庄本是绝色美人,烟柳画桥、水边人家,曾经让三毛留恋,让陈逸飞拜倒,但现在其过度膨胀的逐利行为却已经让这个美人褪去了颜色。……人文精神不是空话,它需要依托在具体的、能够体现民族文化、民族精神、甚至是民族尊严的某些载体之上。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