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我为什么要批评《品三国》
栏目:一家之言  本文作者:葛红兵   2006年 第10期  
  

    易中天解三国,还是很有时代特色的,比如他用的心理分析的方法,他的形式是生动活泼的,比如他用了很多有时代特色的词汇,他可能是“三国”接受史上迄今为止最有影响力的解者和传播者。这是一个前提。我批评易中天,不是说他很不堪,相反他很不错。因为他很不错,很有影响力,我才批评。批评是希望读者能正确对待,不要盲目崇拜,并不是希望读者抛弃或者鄙视易中天。


  我和易中天之间的分歧,也不在历史能否娱乐化上,历史娱乐化是一个不争的事情。我也不是说讲课不可以调侃、讲授的方式不能轻松活泼,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独特的上课风格。关键是解释历史的方向、态度,调侃的方向、态度,有些涉及对历史的理解、对人物的鉴定,要慎重。我的观点是:如果你的目的是正说历史,是正本清源,是传播知识和真理,不是娱乐大众,那么就要有一个针对知识的科学态度,针对历史的观念信仰。我批评易中天有这么几条:


    1、过多地解释了权术,而较少地关注了历史本身;


    2、过多地讲了故事,而较少地阐释了人文理念;


    3、以《三国演义》为假想敌,用历史来要求文学,对文学不公平——伤害了《三国演义》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解构了《三国演义》中的美学追求、人文理想。易中天可以突出讲历史,可以把《三国演义》和《三国志》比较,但是,不能变成对《三国演义》的解构,要尊重《三国演义》的审美性,尊重它体现出来的思想倾向、历史观念、审美理想、人格诉求等,这些在《三国演义》中是非常重要的。它自有品格,超越历史,不能抹杀它,相反要我们解释给读者听。


  中国人非常重视历史,历来文史不分,本来《三国演义》、《三国志》的区别在一般读者心中没什么太大意义,但易中天的解读,恰恰在这上面做了文章。如果把历史都说成了胜者王侯败者寇,而胜者又都解释成是权术使然,人的智慧(甚至是个别人的智慧)使然,那么就会让读者以为权术是胜败的关键,只要学会玩权术就可以战胜历史,把人的智慧看得比天、地的常数更重要,没有对大历史规则的敬畏,那读三国就会走向反面,以历史的名义反历史。说白了,没有历史观的历史,没有人文理想的历史,没有大敬畏的历史,只是一堆杂乱无章的事件,一堆由个人智慧决定的偶然性。


  读书的目的是使自我更加自由、精神上的自由,它的含义是什么呢?是你自己能判断,能自我决断。读书要读原著,这样再看导读的书就能真正借鉴别人的智慧,而不会被导读拉着走。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