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打油诗门”誓将公权滥用进行到底
栏目:一家之言  本文作者:杨涛   2010年 第11期  
  

    仅仅因为在网络上发表了一首抨击校长的打油诗,常州市知名高级中学的一位特级教师高天友近日几度陷入“麻烦”。他先是被派出所几次传唤问话,后又被“发配”到偏远学校。这个“打油诗门”,很容易让人想起重庆的“彭水诗案”。2006年8月15日,重庆市彭水县教委借调干部秦中飞写了一条名为《沁园春·彭水》的短信,对当地官员和不正之风进行讽刺,不料这一短信竟给他带来牢狱之灾。


    高天友毕竟比秦中飞幸运些,他没有被“双规”、刑拘或者逮捕,躲过了牢狱之灾,只不过被传唤了几次,“发配”到偏远学校而已。但我以为这种幸运并非是他的“打油诗”不尖锐,也并不是被批评的官员宽宏大量,仅仅是因为被批评的对象是一个中学校长而已,校长行政级别太低,他实在无法像彭水县的县委书记、县长一样,控制地方公检法,动用刑事司法权力来对他打击报复,但他也确实“尽力”了,通过自身仅有的权力,将高天友“发配”到偏远学校,免得更多人学习他的榜样。


    “彭水诗案”以来,公权力仍在竭尽全力打击对其批评、监督者,誓将打击报复的行为进行到底。彭水县的县委书记是直接将本县“刁民”投入狱中,而辽宁省西丰县县委书记张志国则让警察进京“抓记者”,河南省灵宝县的警方则是“跨省追捕”公民王帅。不仅是“县太爷”级别的官员动辄对批评、监督的公民治罪,乡镇级别的官员同样挥舞滥用公权的大棒。山东省曹县公民段磊在网上发帖批评曹县庄寨镇书记郭峰滥用权力,同样遭检察机关以“诽谤罪”治罪;甚至河南省沁阳8位村民仅仅举报和批评村支书,也被当地公安机关拘留、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最后被法院以“诽谤罪”判刑。可见,权力不分大小,滥用却是没有边界。


    “彭水诗案”的结果大家是知道的,在媒体强有力的介入下,秦中飞被释放,当事官员引咎辞职。同样,拜舆论监督之力,“进京抓记者案”、“跨省追捕案”、“曹县诽谤案”均撤案。但舆论监督的力量丝毫无法阻挡公权滥用的步伐,无法让公权打击报复言论的举止收敛。在此之后,《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不久前“因言获罪”被其刊文监督的浙江凯恩股份有限公司所在地浙江省遂昌县公安局全国通缉,一度被迫“潜逃”;“千龙”网记者阿良因为一篇批评企业的报道,被山东省莱阳警方追着调查。


    官无论高低,都无法容忍公民的批评与监督;权无论大小,都在打击报复批评、监督的公民,誓将公权滥用到底,这是从“彭水诗案”到“打油诗门”留下的教训。并且,官员们似乎对舆论监督具有免疫能力,舆论监督在个案上一时可以起到作用,但无法对官员群体引发震动。因此,“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决不是靠上级发发文件可以实现的,而是要实实在在地将“权力关进笼子里”,权力向权利负责。行政权力在一地不能一手遮天,而必须接受司法权力的制约。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