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地名尊重历史才有生命力
栏目:一家之言  本文作者:陶短房   2011年 第4期  
  

    孔子说过“必也正乎名”,如今愈演愈烈的各地更改地名潮流,其实古已有之。中国古代改地名的目的各不相同,大体有以下几种:


    改朝换代,图个吉利。像元朝攻占金朝的中都(今北京)后,定都于此,改为大都。明朝改为北平府;战国时楚国攻灭了鲁国,把鲁国国都曲阜改名楚县。这种地名更改是胜利者的游戏,因此改名者总是兴味盎然。 


    领导高兴,赏个美名。比如江西瓷都景德镇,就是北宋真宗赵恒在将该镇瓷器定为御用后一时兴起,用自己年号给改的名(原名昌南镇)。隋炀帝杨广为了体现自己四海升平,认为只有东海、南海、北海三个郡就成了三海升平,硬是在青海湖边上把一个名叫伏俟的旧城堡改名叫西海郡。


    趋利避害,文字游戏。古代帝王最讲究避讳、天人感应,有时候会为这些今天看来莫名其妙的理由更改地名。比如南京在东吴时叫建业。西晋灭吴,给加了个耳朵,叫建邺。西晋最后一个皇帝叫司马邺,为了避讳这位短命皇帝,建邺只好改叫了好几百年建康。


    羞辱贬低,让你恶心。有些朝代镇压了地方造反,或者消灭了反抗势力,就会故意给被征服的地方起个别扭名字,让你觉得不自在。宋徽宗镇压了方腊起义,就一口气改掉原来方腊占领的好几个州、县的名字,睦州改严州,意思是要严格管教。方腊老家青溪县则改叫淳化县,意思是你这里风俗不够好,要狠狠纠正一下。


    和今天一样,古代更改地名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成功的例子,比如景德镇,还有原名明州的宁波,因为响亮、好记,大家喜欢,一直叫到今天。南京的几个地名虽然由来各不相同,但大多朗朗上口,以各种不同形式被保留到今天。失败的例子就比较多了,临时升格的“京”、“都”,如今都没什么人记起;那个郑重其事搞出来的西海郡,早成了一片废墟。


    更改地名要尊重历史文化传统,要与当地的地理特点相吻合,这样的地名才能有生命力。友谊关、丹东等地名的修改就得到普遍认同,而徽州—黄山,荆州—荆沙的反复折腾,就受到很多争议,余波至今未平。 


    还有一些地方在改名中一味追求商业利益,比如“哈利路亚山”,一旦时过境迁,谁知道这怪异的名字是何来历?仁怀改茅台,思茅改普洱,是因为茅台、普洱红极一时,可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一旦潮流过去,今日之荣耀,岂不变成明日之尴尬?昔日因盛产锡矿而以“有锡”命名的江南名城,等锡矿采完不得不改为“无锡”。这种尴尬,过去的已然没办法,今后还是能免则免的好。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