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北漂”居住史
2018-08-18 13:02  
  吴先生,与妻子均1977年生,甘肃会宁人,现居北京,分别就职于两家电子设备公司。夫妇两有一个一岁半的女儿朵朵,目前一家人租住在北京北五环的龙跃苑小区。除了新增的儿童用品,吴先生的房子与刚搬进来时没有太大区别,“简单装修,能住就行。”这套两居室的房主为了孩子上学,将自家的房子出租,在三环内租了一套房子暂住。吴先生与妻子也在考虑同样的问题,不久之后朵朵就要上幼儿园,住处可能随之而迁,小学更为重要,他们会慎重的选择学区房。至于初中和高中,两人还不敢设想。“看政策吧,说不定要回老家念,我们跟着孩子走。”

    我和妻子是中学同学,大学分别去了辽宁和湖南。我在学校学的自动化专业,2000年大学毕业后在当地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打算来北京发展。而我的妻子——当时还只是女朋友,大学读的是机械专业,毕业后分配到一家浙江企业,派驻在天津办事处工作。


    我刚到北京时联系了中学同学,他们都在肖家河附近工作和生活,于是就近帮我在肖家河找了个平房。那是以院子的形式圈起来的平房,房东自己弄一个水锅炉冬天供暖,租金300元一个月,电费、取暖费、卫生费住户另缴。当时我每个月的工资是800元,生活比较拮据,常常入不敷出,我妻子那时远在天津,还经常接济我。

 

“北漂”居住史

 

    妻子当时住在天津的办事处,她对自己的工作并不满意,想来北京发展。2001年“五·一”假期,她辞掉工作来北京,和我一起住在肖家河的平房里,很快在上地的一家公司找到了新工作。平房里的家具很简单,一张床、一个布柜就是全部配置了。房子是用楼板建造的,一层楼板铺一层沥青,墙壁很薄,冬天仅靠房东的水锅炉根本无法御寒。因为没有独立的卫生间,上侧所、洗澡都要去外面解决。妻子的单位离家不远,但是途中经常堵车。2002年全国大雪,北京遭遇了空前的大堵车,堵了七八个小时之久。妻子乘的公交车因为拥堵,中途下客,她只得步行回家,从上地到肖家河,雪中跋涉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家。

    2002年3月,我们决定搬家,选择条件稍微好一点的房子租住。那时房屋中介产业还不兴旺,租房子的人都是骑着自行车去小区里勘察,看哪家贴了租房的告示就上前询问。正好有同学在西三旗找到一套三居室,邀请我们过去合租,我们终于从平房搬到了楼房。那套三居室的整租租金1200/月,现在看来非常便宜,内部装修也还不错,上班可以骑自行车,很方便。唯一的遗憾是,我们住在二楼,房东是个难缠的老头,就住我们楼下。老头子脾气很怪,每月到了交房租的日子,大清早就来砸门催租,后来又要涨价,无奈之下,我们又决定搬家了。妻子在网上通过一个类似中介的人,在西二旗找到一套两居室,80多平方米,也是和朋友一家合租。

    当时我们开始考虑两个人未来的事情,想着结婚买房。2005年结婚后,买房子的念头就更加坚定了。但我那时的想法太过天真,总觉得一居室太小,想买个大点的房子至少是两居,住起来会舒服一些。谁知道房价一涨再涨,总是攒不够首付,错过了很多现在看来是买房子的好时机。记得我2000年刚到北京的时候,肖家河的某某花园单价是2700元/平方米,现在是40000元/平方米。那几年还未开通的八通线沿线有很多房源,比如果园附近的小户型,首付10000元,月供1000元,现在看来真是难以置信。

 

“北漂”居住史

 

    在西二旗住了近4年后,我们搬到了农业大学西校区附近的梅园小区居住。我妻子在苏州桥上班,从那里过去更方便一些。梅园小区的两居,整租1500元左右,我们没有再和朋友合租了,一家独立住。房子的条件不错,是老北京人的回迁房,配套设施都还可以。可惜两年合同期后,房东想涨价租给别人,于是我找理由收回了房子,我们又开始在网上寻觅新的住所。

    在西北旺,我们租到了一套两居,精装修,条件很不错。因为房子靠近中关村软件园二期,边上就是中关村二小,三年半的时间,月租金从1800涨到2400元。2008年的五一,我们结婚已经3年了,有了一些积蓄,房价的涨势让我不再奢望能买大房子。其实我妻子刚换了新的工作,公司在国贸商圈,每天往返奔波,很不方便。两人一合计,便决定买房。我们看准了八通线梨园站附近的一套55平方米的一居室,是二手房,入住方便,又临近地铁,方便妻子到国贸上班。虽然离我魏公村的单位有些远,但我毕竟是男人,跑得过来。当时房价是10000元/平方米,首付30%,按揭25年。

    就这样我们两个外地人经过多年奋斗,终于在北京有了安居之所。可事情往往不遂人愿。5月份刚拿到钥匙,不到两个月时间,我妻子就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失业”了。她当时供职于一家美国投资的公司,因为运营的问题,外方突然撤资,公司宣告解散。这一切没有任何预先通知,,上午大家还在上班,下午便接到遣散通知。刚到手两个月的新房,还没来的及完全搬过去,就遭遇了这样令人尴尬的厄运。不久之后,妻子在永丰的合资企业找到了新工作,梨园的房子对我们上班来说实在是太偏远了,于是就把新房租了出去,我们仍旧回到西北旺的出租屋里。

 

“北漂”居住史

 

    结婚5年,由于经济能力的限制,我们一直没敢要小孩。直到去年,我们的女儿朵朵出生了。孩子一点一点长大,很快就到了学步的年纪。而西北旺55平方米的一居室太拥挤了,根本没有孩子活动的空间,于是今年五一,我们搬到了现在住的这个地方——霍营的龙跃苑小区。这个两居室很宽敞,一间我们住,另外一间给孩子的爷爷奶奶住——他们现在来北京帮我们照看小孩。

    你问我现在还想不想买房?不知道。梨园的那套房子我们已经不愿去想。这些年一直为生计奔波,每次找房子都把工作地点作为首先考虑的因素。现在有了女儿,即将面临幼儿园入园、小学入学的压力,到时候再根据情况考虑吧。要不要离开北京,我们现在也说不准,只是现在事业的根基都在这,回家以后很难有大的发展。但也许多年后,我们会把梨园的房子卖了,回兰州购置一套房子,作为我们新的栖息之地。世事变化太快,我们暂时不去考虑未来。吴先生说,自从来了北京,他就没有过闲暇的日子,“几乎每天就是上班、回家、再去上班”。如今,孩子已会走路,房子也暂有着落,但作为北京的“第三种人”,他俩依然不敢放松。生活就像一场无尽的长跑,他们只能铺好路,让下一代继续奔向遥不可及的终点。

 

《忙·活》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作者:郭小聪 编著:《信睿》 ISBN:9787508637105
版次:1 装帧:平 定价:38.00元 出版日期:2013年01月01日

作者简介:信睿是目前中国富有影响力的独立观点读本品牌。作为高端人文读物,它以冷静、理性、客观的态度传播知识、观点,面对充满巨变和不确定的世界,深入剖析转型中全球化进程下的中国,以及中国人的内心、精神和文化,同时将全球化视野带给转型期的中国及中国人。

内容简介:如今的忙碌,尤其是都市忙碌,已不同于上个时代为解决生存问题而产生的忙碌。今天许多人的忙碌,更多的是一种无效忙碌、过度忙碌,因竭力满足人工培植出来的欲望而非实际需求所导致的忙碌。社会角色不同,欲望大小不一,每一张忙碌面孔背后的虚无和慌张都自有其出处,我们不一定在真正忙着什么,但我们一定缺少着什么。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